吳良鏞:在你選擇的路上不懼困難地堅持

  

  作者:吳良鏞,中國建筑學家、城鄉規劃學家和教育家。

  出處:《中國青年報》2014918日第2版。

  

  

  今天在座的90%以上都是剛入學的研究生,這是你們人生的新階段,我熱誠地希望你們在思想上也能夠有一個新的境界。今天在這里不講大道理,我作為一個建筑學人,自1946年執教于清華大學,至今已經68年,我只想將一些通過自己親身經歷所得到的體會跟同學們討論。

  第一,理想與立志。一個人一生不能沒有理想。立志是人生不斷前進的動力。要思考我這一生到底想要做什么,想要有何作為,有何抱負和志趣,想要從事什么專業,這在中學進入大學時必然要有所考慮,從大學進入研究生時代更需要進一步思考。立志往往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伴隨著成長的經歷、所見所聞所想而一步步頓悟、提升,當然,其中不可避免地會有一定的偶然性。

  我之所以選擇建筑事業,并作為一生追求的方向,是與我青少年時代成長的經歷有密切的關系。我1922年生于南京,當時正值內憂外患,中國大地上戰火連連,苦難深重。1937年南京淪陷,我隨家兄流亡重慶,于四川合川繼續中學學業,記得1940727日高考結束的那天下午,合川城遭遇日軍空襲,大火一直燃燒到第二天清晨降雨始息,我敬愛的前蘇州中學首席國文教員戴勁沉父子也遇難了。戰亂的苦痛激勵了我重建家園的熱望,我最終斷然進入重慶中央大學建筑系學習,以建筑為專業,這是一個開始。隨著自己的成長,認識國家社會的發展,逐步對建筑事業發展的需求也就不斷加深認識,對它的學習研究也就不斷提高。

  第二,選擇。一個人一生不知要走多少十字路口,一個彎轉錯了就很難回到過去的志愿,因此道路的選擇至關重要。人生中有太多太多的機遇、變遷,甚至有無限的偶然性,國家的發展、經濟社會的變遷,乃至家庭中細小的問題都會引人轉向,甚至于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回顧我自己的經歷,有幾個重要的十字路口:

  1948年我經梁思成先生推薦赴美國匡溪藝術學院求學,1950年學成后,應梁先生信中說的“新中國百廢待興”的召喚,力辭種種誘惑,毅然從尚為英國盤踞的香港,在軍警挾持下取道回國,投身到百廢待興的新中國建設和教育事業中,現在想來,如果當時留在美國,便沒有此后幾十年在中國建設領域中的耕耘和收獲。

  1983年,我61歲,從清華大學建筑系主任的行政崗位上退下,當時張維校長邀請我前往深圳大學創辦建筑系,我婉拒了他的盛情,堅持和一名助教,在半間屋子、一間書桌、兩個坐凳的條件下創辦了清華大學建筑與城市研究所,到現在已經整整30個春秋。30年中,我與研究所的同志們共同開展了一系列人居環境科學的研究與實踐。當時若前往深圳,今生后期的工作則又會是另一番光景。類似的情況一個人一生不知要經歷多少,回顧既往,我自審之所以沒有“轉錯”大方向,很大程度上還是與早年“立志”相關,我很早便立志在建筑與城市的學術領域做一些事,在不同時期,根據現實條件,作出相應的選擇。

  第三,堅持。人生的道路上不可能一帆風順,遇到困難是堅持還是退卻?就我個人經歷而言,不論是青少年時讀書求學,還是年長后的研究和實踐,幾乎處處都要面對困難,也難免遭受挫折。年輕人很容易受到挫折影響而氣餒,這里希望大家以宗白華先生講的一句話共勉——“不因困難而挫志,不以榮譽而自滿”,這是在他寫的《徐悲鴻與中國繪畫》上的一句名言,要立志、要選擇,在選擇道路上更要有不懼困難的堅持。

  回顧幾十年的學術人生,我深切地體會到科學理論的創新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時刻保持對新鮮事物的敏感,不斷注意現實問題與學術發展的情況,進行知識累積、比較研究、借鑒啟發,逐步“發酵”,得到頓悟。

 

  

  誦讀人:孟平 文獻情報中心 Journal of Data and Information Science編輯部主任

  周楠 文獻情報中心助理館員

  劉靜羽 文獻情報中心館員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錢學森:為什么我們的學??偸桥囵B不出杰出人才——與身邊工作人員的最后一次系統談話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