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暮年 壯心不已——記“中華大典·生物學典·動物分典”編纂團隊

 

  作者龐奎玉

  出處《定格在記憶中的光輝70 年》科學出版社 201911月版

 

  在我們當今所處的時代,大家眼前處處都有令人感動的人和事。今天我就向大家講一個進入21世紀初的幾年,發生在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一群已退休的老科學家的感人故事。 

  有誰知道在幾千年前,中國古代大地上有多少動物物種曾與我們祖先同在?我們的祖先是如何去認知這些千奇百怪的動物,然后給它們分成不同類群并命名的呢?在中國最早的文字——甲骨文中就記載了許多動物,如虎、猴、狼、鼠、犬、牛、馬、羊…..等等,在先秦時期,《詩經》、《夏小正》、《爾雅》等古籍中就有大量的動物記述。自兩漢至明清已有無數的典籍對古代動物的種類、習性、分布、為害、利用等作了詳盡的描述,還涌現出一批優秀的動物學家。但長期以來,對古代動物學知識缺乏系統地整理,尤其是缺乏按照現代科學分類系統的梳理,如何將我們祖先在動物學領域中充滿智慧的閃光點,從塵封千百年的古籍堆中挖掘出來,使之重放光彩。此外,中國傳統哲學思想如何影響動物學的發展,乃至中國古代是否有科學?等爭議性問題,無不牽動著科學家們的心,激勵著他們通過《中華大典·生物學典·動物分典》編纂工作的展開,揭開謎底。 

  2007年,一個以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退休科技人員為主,另有來自中國社科院歷史研究所、中國科學院北京圖書館、北京自然博物館、重慶自然博物館、黑龍江科學院自然資源研究所、吉林省環境保護研究院以及浙江臺州氣象局等七個單位的20余位退休老科技工作者組成的《中華大典·生物學典·動物分典》編纂委員會,他們平均年齡已達72歲的高齡,放棄清閑、安逸的退休生活,毅然接受如此繁重的任務,是什么精神鼓舞他們克服古代語言文字理解的種種困難,在浩如煙海的古籍中,執著堅定,埋頭苦干,無私奉獻,積極作為呢?因為他們都有一顆熱愛祖國優秀文化,愿意為發揚中華優秀文化而奉獻的決心,他們勇敢地承擔起國家重大文化出版工程,被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列為“十一五”國家重大出版工程規劃之首的《中華大典》的編纂任務。從2007年至2016年,歷時九年,艱苦奮斗,前赴后繼,終于完成了這部“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文化的巨著。與此同時,他們還與故宮博物院合作完成了“康乾盛世”的標志性著作——《清宮海錯圖》、《清宮鳥譜》、《清宮獸譜》的全部物種考證。 

  《中華大典》是繼唐代《藝文類聚》、宋代《太平御覽》、明代《永樂大典》和清代《古今圖書集成》之后的一部大型類書,即“中國古代典籍的百科全書”,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全面反映我國自先秦時期至1911年辛亥革命時期政治、經濟、軍事、科技、文化藝術等方面的一部盛典?!秳游锓值洹穮R集了自先秦至1911年以來,我國優秀文化典籍中涵納的儒家、諸子百家、佛道諸教以及歷朝、歷代對動物記載的優秀文獻。在編纂過程中,他們查閱了數萬篇古籍,將涉及動物的部分,條分縷析,考證再三,按照現代動物分類方法,將其歸納到動物界16502066221500多屬和種,編纂了古代動物命名和分類體系、動物形態、動物解剖、動物生殖、動物生態、動物遺傳、動物進化、動物物候、動物地理、動物狩獵與保護,動物為害與防治、以及古代動物學人物傳記。共完成逾900萬字的編纂任務。 《動物分典》編纂委員會主編王祖望先生慧眼識人,聘請了有深厚國學功底,對中國古代動物史有深入研究的老科學家郭郛先生為顧問,帶領著這批老專家團隊,克服了年老體衰、耳聾眼花、疾病纏身和拗口難懂的文言文等重重困難,在浩如煙海的古代文獻資料中,認真研讀、仔細梳理,為了符合《中華大典》的編纂原則,專家們一次次審定,一次次地返工修改,他們不斷地總結經驗教訓,在實踐中獲得提高。在編纂過程中先后有8位專家因病離世,他們克服了工作和心理的雙重壓力,終于在2016年正式出版了這部巨著。王祖望先生在《動物分典》編委會的總結會上說,我們之所以能過完成此項艱巨的任務,靠的是“團隊力量”,如果沒有團隊精神,就沒有今天的《動物分典》的成功出版。 

  王祖望先生在工作中善于用人,他聘請了博學多識,時年近80歲的昆蟲分類學家黃復生先生為《動物分典》副主編并兼任《昆蟲綱總部》主編,分工負責無脊椎動物的編纂工作。他不僅出色完成了上述分工的任務,還受主編委托,主持了《中國古代動物名稱考》一書的編撰,在全體編委們的支持下,從萬余篇古籍中,收集了近4000冊涉及古代動物記述的文獻,再從中收集11000多個古代動物名稱,經各類群相關專家的考證后匯集成書,于2017年由科學出版正式出版。 

  此外,王祖望先生還聘請了動物研究所《中國動物志》常務副主編,著名獸類學家馮祚建先生擔任《動物分典》編纂委員會副主編并兼任《獸綱總部》主編,分工負責脊椎動物部分的編纂工作。馮先生時年已逾70,在所里還承擔了《中國動物志》繁重的組織領導工作,他在數年前因突發的心臟病裝了支架,以病患之身,挑起《分典》和《動物志》兩付擔子,讓王先生特別感動。馮先生才思敏捷,不僅出色完成了分工任務,貢獻了多篇涉及古代獸類學研究的力作,還為一些離世編委,修改并完成他們的未竟文稿。 

  王祖望先生不但注意發揮兩位副主編的作用,更注意發揮全體編委的作用,調動大家的積極性。昆蟲分類學家劉舉鵬先生應聘參加《動物分典》編委會工作,擔任《動物為害總部》主編,并兼任《昆蟲綱總部》副主編,他不但出色完成了他分工的全部編纂任務,還以驚人的毅力,克服了帕金森疾病和喪子之痛的雙重打擊,爭分奪秒,在全體編委的支持下,出色完成了80萬字的《中國蝗蟲學史》的編撰,該書已于2017年,由云南教育出版社出版,并被評為國家優秀科技圖書圖書。 

  王祖望先生近期仍然筆耕不綴,他從中國動物學長遠發展著眼,希望借此機會,將我國目前還沒有形成體系的古代動物學研究建立起來,讓我們中華民族自己的動物科學在傳承中升華和發揚光大,讓幾千年的民族文化結晶能古為今用,于是他再度組織編輯部中各位老專家,將在編纂《動物分典》中發現的有科研價值的論題,分成若干專題,例如:《中國古代哲學思想對動物學的影響》、《中國古人對動物學的認識與利用》、《中國古代動物的命名與物種考證》、《中國古代對自然災害的認知及其成因分析》、《中國古代野生動物保護思想的萌芽》、《中國古代某些有爭議議題的思考和討論》、《中國古代的動物圖騰與祥瑞動物》等九個專題作為篇名,在每一專題(篇名)下,收集了共計70篇論文,并附有《中國古代動物學史大事年表》、《中國古代動物學主要參考文獻一覽》和《后記》?!吨袊糯鷦游飳W研究》其內容涉獵很廣,從無脊椎動物到脊椎動物;從廣為先民利用,造福于人類的動物到造成巨大危害的動物;從古代野生動物保護思想的萌芽到一些瀕危物種形成歷史原因的分析;從野蠶的進化到古代“絲綢之路”形成;從古代蝗災的發生看中國封建朝代的更替;從中國3000年鼠災與大疫發生概況,探討它們之間是否存在某些內在聯系;此外,對于“天人合一”、“中國古代是否有科學?”等爭議性問題,敢于亮出自己的觀點??傊?,王祖望帶領的《動物分典》編纂委員會這個團隊,描述的是一幅中國古代動物千次百態的畫卷,展現的是中華民族充滿智慧的動物學史,傳承的是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基因。 

  王祖望先生博采多學,德高望重,他以超凡的組織能力和人格魅力,凝聚了編輯部,凝聚了人心。以王祖望先生為首的這批老科學家們用他們的肩膀承擔了一個傳承的重任,用他們的心血澆筑了一部青史留名的動物學巨著,他們時刻牢記自己的初心和使命,實踐了把一生獻給科學事業的承諾,奏響了一曲令人敬佩的、蕩氣回腸的暮年壯歌。

 

誦讀人:動物所 張立英 離退休工作辦公室業務主管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錢學森:1990年7月16日致王東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