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學森:1990年7月16日致王東

  

  作者:錢學森 ,中國載人航天奠基人,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

  出處:《錢學森論系統科學(書信篇)》第37頁,科學出版社201211月出版。

  

  

王東教授:

  錢學敏教授已轉來您給我的《中國社會科學》19903期及大作《信息論新趨勢和認識論現代化》,很感謝!

  《中國社會科學》上的文章我在讀您的書之前已看過,當時覺得還可以,沒有出格。在讀到您的書之后,又感到與書的精神不太相合:即我直到現在,以為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并沒有什么要丟掉的東西,馬克思主義哲學并沒有什么失去昔日光彩的東西。當然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毛澤東都是人,不是神,他們都不可能看到今天的世界;所以馬克思主義哲學需要深化與發展,但不是急于先去改造馬克思主義哲學,像所謂“西方馬克思主義者”那樣!我猜想這兩篇有關“信息論”的文章主要是被“三論”(信息論、控制論、系統論)牽著鼻子了!

  什么“三論”!“三論”應是一論,即系統科學的哲學概括,系統論。原來發展起來的控制論和信息論都是在系統科學的技術科學層次,不是哲學。后來國外許多人趕時風,亂發揮,是不科學的。

  我想問題在于:近一百多年來,人類知識的發展絕大部分在自然科學、工程技術,要深化并發展馬克思主義哲學必須注意從自然科學、工程技術中汲取營養,而這又不能從一些“二路哲學家”吐出來的東西去找,要直接鉆到自然科學、工程技術中去找。但這又有困難;哲學家不懂自然科學、工程技術,自然界學、工程技術的專家們又無暇鉆馬克思哲學!所以我一直宣傳馬克思主義哲學家要同科技專家交朋友,聯合作戰!

  十幾年了,成果不大。哲學界我只找到錢學敏這位您的大姐,還有孫凱飛這位您的哥哥吧,如果在您這位年輕有為的副教授也有意,那我們四個,可以開始吧?當然主要靠您三位。孫凱飛同志告訴我他和您很熟,這好極了。請您三位多討論,到一定時候我再參加。我們就這樣干起來,搞“第四次嘗試”!

  以上請考慮。

  此致

敬禮!

  錢學森

  1990.7.16

  

  誦讀人:桂林 理化技術研究所 研究員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郭傳杰:連根系葉70年——從文化視角看中國科學院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