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傳杰:連根系葉70年——從文化視角看中國科學院

 

作者:郭傳杰,中國科學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

出處:《中國科學院院刊》2019年第34卷第101130-1133

 

  革命文化、科學文化(藍色文化)、傳統文化,這3種文化要素構成了中科院誕生的文化土壤的主要組分。

  2019年,是中國科學院70華誕之慶?;赝?0年歷程,有人說,中科院產出了一大批科技成果,創造了許多項中國第一;有人說,中科院涌現了大批科學名家,是我國許多學科的奠基者;有人說,中科院為國家增生積淀了大量科學資產,上百個舉足輕重的高水平研究院所遍布全國……

  毫無疑問這些說法都對,百分百符合事實。但是,我覺得還不夠,因為不僅僅這些。一個科學組織成功運作70年,留給世界的不應該僅僅是物化的、有形的積淀。

  70年來,中國科學院對科學文化的依存及貢獻,也應是一個觀察的視角。

  如果說,走過了70年的中科院,她已成長為一棵枝繁葉茂、果實累累的參天大樹,那么,文化就是其生根發芽、連根系葉的土壤與空氣,她的成就離不開優秀文化的營養哺育,她的發展為科學文化作出了諸多重要貢獻,她的缺憾與不足也可歸因于某些文化瑕疵的囿限。

  1

  20世紀中葉,新中國剛剛成立一個月,中科院作為共和國的科學“長子”,在首都呱呱墜地了。一個機構的誕生,可以有明確的時日、地點,但它所扎根的文化土壤,則是連綿延續、劃割不清的。

  作為一個現代的科學組織,中科院誕生成長于怎樣的社會文化土壤之中呢我以為,有3種文化要素構成了這片文化土壤的主要組分。

  革命文化,或叫“紅色文化”。在創建與后來發展的年代,革命文化在中科院一直發揮著主導性的作用。

  建院伊始以來,張稼夫、張勁夫、武衡、胡耀邦、方毅及許多老紅軍、老八路,或脫下戎裝,來自火線;或轉崗履新,來自知名大學或延安自然科學院。

  他們懷揣科學強國的使命感,以奉獻愛國的赤誠之心,主持著院、所的領導工作,為初創的中科院播下了革命文化的紅色種子,并主導了中科院文化的方向。

  科學文化,或稱“藍色文化”。自初創至今,科學文化構成了中科院文化的主體。

  科學文化并非源于我國本土。1915年元月,由任鴻雋等創刊于美國康奈爾大學的《科學》月刊,從西方引來了第一縷科學的文化之光。

  其后,些許研究活動在我國逐步開展,些許學術機構漸次誕生,但以科學精神為主幟的科學文化,在東方中國的這片土地上,一直處于勢弱力微的境地。

  直到1949年,中科院成立的喜訊,與華羅庚、趙忠堯、楊承宗、錢學森、郭永懷等大批海外學人的報國之心發生了強烈共振。

  他們與原北平科學院、北京大學、清華大學、浙江大學等著名高校的一批科學家,如竺可楨、嚴濟慈、錢三強等一道,作為不同學科的奠基者、帶頭人,加盟中科院,給初創新生的中科院注入了強大的科學力量和文化,形成了中科院文化的主體與核心。

  傳統文化,它是中科院文化形成的基礎與本底。

  中華民族上下5000年,歷史傳統文化博大且精深,淵遠而流長。其閃光的精華,其裹挾的糟粕,都成了以創新為使命的中科院的土壤本底,或正或負地在中科院的生發、成長過程中發揮著隱性的影響。

  中國知識分子向來有心憂天下、厚德載物、積健為雄、剛正不阿的君子之風,但在日常工作、生活中也不乏明哲保身、槍打頭鳥、圈子文化等阻礙創新的不良陋習。

  這3種文化要素(當然不僅這3種,還有不同學科、不同地域的文化元素)激蕩交融,互動共振,構成了中科院精彩的文化圖譜,助力科技創新的偉大實踐,演繹了我國科技創新國家隊的一幕幕感人篇章。

  例如,20世紀50年代初,在朝鮮戰場上,我志愿軍急需大量抗生素。中科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的科學家,并沒有因為研制抗生素不是基礎研究而袖手旁觀,而是及時放下手中的前沿課題,急前線所急,很快就將氯霉素等藥品送到了傷員手中。

  20世紀50年代中期,國家傾力研制“兩彈一星”,中科院大批優秀的科學家,離開城市的實驗室,投身大西北的荒漠之地,作為研制“兩彈一星”的領頭人和主力軍,奉獻犧牲,竭盡心智。

  1986年,在國際高技術競爭正在興起之際,王大珩等4位中科院學部委員(院士)建議中央加強高技術研究,由此,國家制定并實施了“863”高技術計劃。

  中科院和全國科技界一道,在國家安全、國民經濟領域,為我國高科技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貢獻。

  20世紀80年代末,我國糧食產量連續3年徘徊,減產900多億斤,但同期人口卻增加4800萬,形勢相當嚴峻。1988年,到任不久的中科院副院長李振聲主動請纓,組織中科院25個研究所的400余名科技人員,在跨越四省的黃淮海鹽堿地域,打響了治理中低產田的“黃淮海戰役”,使每年增產糧食50億斤……

  又如,1957年“反右派”斗爭開始不久,出自對知識分子政策的正確把握,時任中科院黨組書記張勁夫以極大的政治勇氣,用個人名義上書毛澤東主席“要保護國寶”,最終獲準由中科院自己制訂《關于自然科學研究機構開展反右斗爭的意見》。以這個意見指導的結果,中科院京區55個單位,劃定的“右派分子”人數,不及很多高校一所學校的幾分之一,從而保護了一大批正直的學者。

  20世紀50年代中期,國家組織起草全國農業發展綱要時,根據毛澤東主席的明確指示,麻雀與老鼠、蒼蠅、蚊子一起,被錯列入了“四害”名單。對此,中科院黨組堅定地支持了朱洗、鄭作新等生物學家意見,專報毛澤東主席,使他重新做出了“麻雀不要打了,代之以臭蟲”的批示,維護了科學真理的權威與尊嚴。許多類似的體現科學文化的案例故事不勝枚舉。

  2

  文化是人類社會自古以來特有的現象,隨著人類的進步,文化的內涵越來越豐富與多樣??茖W文化就是自文藝復興以來,在科學技術發展的實踐中產生的一種具有強大生命力的先進文化。

  愛因斯坦早在20世紀30年代就曾指出,科學對于人類事務的影響有兩種方式:一是直接或間接地產出改變人類生活的工具;二是教育性質的——它作用于心靈,盡管這種方式好像不大明顯,但同第一種方式一樣銳利。顯然,愛因斯坦所說的第二種方式,就是科學實踐中伴生的科學文化。

  中科院70年來艱苦卓絕的科研實踐,在國家安全、國民經濟、科技突破等方面做出了大批“硬”成果,也為我國以科學文化為代表的先進文化增添了許多豐富的內涵。

  然而,無論在院外還是院內,這些都是經常被視而不見、不以為然的事情。

  20世紀50—60年代在“兩彈一星”研制實踐中誕生的“熱愛祖國、無私奉獻,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大力協同、勇于攀登”的偉大精神,是那個難忘時期無數科技英雄的集體精神寫照,也是中科院廣大科技專家在“兩彈一星”研制實踐中,共同創造的精神產品。

  在新中國前30年,一場大的運動之后,國家往往要在科技界進行恢復科學秩序的“撥亂反正”,而這種“試點”工作,都是在中科院進行的。

  例如,“大躍進”之后于1961年制訂的《科學工作十四條》,曾被鄧小平贊譽為全國“科學工作的憲法”;“文革”后期,1975年胡耀邦在中科院主持起草的《科學院工作匯報提綱》提出的“科學技術也是生產力” “科研要走在前面” “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一部分”等著名論斷,作為指導全國科技工作的重要方針,極大地推動了我國科學技術工作走上正確健康的發展道路。

  國家進入改革開放的新時期以后,中科院對國家先進文化建設的貢獻也是有目共睹的。

  1979年,時任黨組書記、副院長的李昌首次提出要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觀點,并于1980年12月在中央工作會議期間,專門致信鄧小平,建議中央“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過程中,必須重視精神文明建設,要從戰略全局的高度把精神文明與物質文明放在同等重要地位”。這一建設性的意見立即獲得中央肯定并在全國進行部署。

  20世紀90年代中期,隨著市場經濟的推進,社會上的崇金拜物之風,對學術界開始有所浸染,浮躁學風及不端行為時有耳聞,科學精神與人文傳統受到挑戰。中科院黨組及時確立了八字院風和傳統,在全院強調“唯實”“求真”的學風以及“科學”“民主”傳統,獲得了院內外的廣泛認同。

  1998年,國家知識創新工程試點工作在中科院全面部署,中科院及時在全國科技界首提開展創新文化建設,產生了積極的社會效應,其影響直至當前及今后一個相當長的時期。

  3

  當前,中華民族復興的現代化事業進入了發展的新時代。新一輪科技革命、產業變革與我國轉變發展方式、民族復興大業正處于歷史性的交匯期,時代為我們提供了百年難逢的戰略機遇。

  世界處于百年大變革的環境,全球化發展的前景存在許多不確定的因素。我國科技實力正處于從量的積累向質的飛躍、點的突破向系統能力提升的重要時期,科技發展目標處于以跟跑、學習、模仿為主向并跑、領跑、創新為主的戰略轉變之中。

  創新的文化是與創新活動密切關聯的文化形態。世界5次科技革命的歷史經驗證明,文化創新是科技創新的先導??茖W技術創新,尤其是原始性的科學發現和創新、破壞性的技術創新,是最具創造性的實踐,也是最依賴創新激情的活動。

  因此,良好的創新生態環境及活躍的創新文化氛圍,往往成為創新的關鍵因素。創新文化是創新者的樂土和精神家園。創新文化孕育創新事業,創新事業激勵創新文化。

  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實力的增強,中科院科研的經費投入較之過去大有改善,科技實驗的裝備設施條件與國外較先進的水準難分伯仲,科技人才的數量與質量處于歷史最好水平。

  雖然,近年來中科院的創新成果不斷,包括一些帶有原創性的重大創新成果,令國人矚目。

  但是,同時代及國家對我們的期待、要求,同投入應該產生的創造效益相比,還是不能完全匹配。深層原因在哪里

  時值中科院70周年誕慶,這是一個值得思考、應該追問的課題。如果這個問題沒有真正解決,要實現整體上的以跟跑、學習、模仿為主向并跑、領跑、創新為主的戰略轉變,是很困難的。

  反之,這個問題如果得到了有效解決,那將使新時代科技創新活動重獲一筆新的巨大資源和動力。

  因為,對科技創新而言,當經費、人才、設備的投入達到相對滿足的程度以后,由于邊際效應的影響,必須尋求新的資源和動力來源。良好的創新文化如果成了創新者的精神家園和棲息地,那么,就為新時代的科技發展提供了新的資源支持及動力源泉。

  創新文化的核心理念是激勵探索求新的科學精神,必然要理性質疑,必然要科學批判,必須包容個性,容許失??;然而,這些元素在我們的傳統文化中原本是稀缺的。

  創新生態是指各種創新要素(人才、資源、信息等)在創新體系中開放互動的流暢狀態。創新文化是維系創新生態環境的精神魂魄,創新生態是創新文化得以存在的外部條件。以這樣的規范和要求來檢視我們目前的科研環境,問題還是比較明顯的。

  事實證明,70年來,中科院之所以能取得巨大創新成就,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所內含的3種文化元素發揮了積極作用;與此同時,如果說,中科院當前的創新能力還不能完全令人滿意,也是因為在文化上還存在創新的障礙。

  當前,在創新動力方面,價值導向失當,個人價值與國家利益發展失衡的情形時有發生,老一輩科學家、革命者那樣的家國情懷少了,精致的利己者多了,有人甚至為了一己之名利,不惜踐踏科學共同體的法則,干出一些科研不端行為。

  在創新生態方面,不利于創新要素的互動聚合,評價體系錯位或不到位,部門分割或壁壘加厚。在創新氛圍方面,民主的空氣有所稀薄,“官本位”有所加強,寬松包容性減小。

  科學與民主是一對孿生兄弟,彼此相得益彰??茖W昌隆的地方,民主氣氛一定濃郁;民主氛圍濃厚了,科學和創新之苗才能健康順利成長。

  如果一個科研組織缺乏民主氛圍,拒絕不同聲音,就難有真正的科學繁榮與進步。

  流走的是歲月,沉淀的是文化。值此中科院建院70周年之際,在盛慶中科院偉大成就的同時,從科學文化的視角和深度,認真總結并反思中科院文化的成就、經驗,檢視中科院文化的不足和問題,對中科院為國家民族復興作出更大貢獻、對中科院科技創新的持續發展,都有重要價值。

誦讀人:大氣物理所 紀委副書記、辦公室副主任 肖淑芬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錢永剛:錢學森的人生選擇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