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鴻雋:科學精神論

 

  作者:任鴻雋,《科學》雜志創辦人、時任中國科學社社長。

  出處:《科學》雜志,一九一六年第二卷第一期

 

  余曩作《科學與工業》、《科學與教育》,既于科學之效用于實業與智育者,有所論列矣。既其陳效之如此其大且廣也,待用之周也,成材之宏也,言學者孰不欲移而措諸親戚國人父兄昆裔之中,與今世號稱文明先進之國并驅爭先,岸然自雄;而其事有非甚易者。第一科學緣附于物質,而物質非即科學。見燭焉,燃而得光,而曰燭即光焉,不可也。其為物質者,可以販運得之,其非物質者,不可以販運得之也。第二,科學受成于方法,而方法非即科學。見弋焉,射而得鳥,而曰射即鳥焉,不可也。其在方法者,可以問學得之,其非方法者,不可以問學得之也。于斯二者之外,科學別有發生之泉源。此泉源也,不可學而不可不學。不可學者,以其為學人性理中事,非摹擬仿效所能為功;而不可不學者,舍此而言科學,是拔本而求木之茂,塞源而冀泉之流,不可得之數也。其物唯何,則科學精神是。 

  疑者曰:科學者,取材于天地自然之現象,成科于事實參驗之歸納,本無人心感情參與其間,今言科學而首精神何故?答曰:凡現象事實參驗云者,自科學已始之后言之也。吾所謂精神,自科學未始之前言之也。今夫宇宙之間,凡事業之出于人為者,莫不以人志為之先導??茖W者,望之似神奇,極之盡造化,而實則生人理性之所蘊積而發越者也。理性者,生人之所同具也。唯其用之也不同,斯其成就也異;唯其所志也異,斯其用之也不同。人唯志于好古敏求,于是乎有考據之學。人唯志于淑身治世,于是乎有義理之學。人唯志于文采風流,于是乎有詞章之學。人唯志于干祿榮官,于是乎有制藝之學(今暫謂制藝為學)。近二百年來,西方科學蓋占彼洲人士聰明睿智之大半矣;而謂彼方人士得之偶然,如拾金于途,莫或乞向而驟臻巨富,其誰信之。故吾人言科學,乃不可不于所謂科學精神者一考之也。 

  科學精神者何?求真理是已。真理者,絕對名詞也。此之為是者,必彼之為非,非如莊子所云“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也。世間自有真理,不可非難,如算術上之全大于分,幾何上之交矩成方,是其一例;而柏拉圖言人性有闡發真理之能,即以教人推證幾何形體為之印證。真理之為物,無不在也??茖W家之所知者,以事實為基,以試驗為稽,以推用為表,以證驗為決,而無所容心于已成之教,前人之言。又不特無容心已也,茍已成之教,前人之言,有與吾所見之真理相背者,則雖艱難其身,赴湯蹈火以與之戰,至死而不悔,若是者吾謂之科學精神。(略) 

  上言科學精神在求真理,而真理之特征在有多數之事實為之左證。故言及科學精神,有不可不具之二要素。 

  (一)崇實。吾所謂實者,凡立一說,當根據事實,歸納群象,而不以稱誦陳言,憑虛構造為能。今夫事之是不是,然不然,于何知之,亦知之事實而已。吾言水可升山,馬有五足,固無不可者。不衷諸事實,人亦安能難我。天演說與創造說,絕相冰炭也。持天演論者,上搜乎太古之化石,下求于未生之胎卵,中觀乎生物之分布證據畢羅,轍跡井然,若溯世系者,張圖陳譜,而昭穆次序,不可得而紊也。而持創造說者則反是,荒誕之神話傳聞之遺詞,以言證言,終無可為辨論之具,則謂創造說之不能成立,正以其無實可耳。加里雷倭地動之說,亦當時所疾視而思撲滅者也。顧以其手制望遠鏡,發明新事實,其說遂顛滅不破。其他新學說新思想之能永久成立,發揮光大者,無不賴事實為之呵護。近人有謂科學之異于他學者,一則為事實之學,一則為言說之學,此可謂片言居要矣。故真具科學精神者,未有不崇尚事實者也。 

  (二)貴確。吾所謂確,凡事當盡其詳細底蘊,而不以模棱無畔岸之言自了是也。弗蘭西斯·培根有言,“真理之出于誤會者,視出于瞀亂者為多?!鄙w“誤會”可改,“瞀亂”不可醫也。人欲得真確之智識者,不可無真確之觀察。然非其人精明睿慮,好學不倦,即真確之觀察亦無由得。曩余作《建立學界論》,曾引兌維(Sir Humphry Davy研究水質之法,以見彼邦學者為學之精。以其足證吾貴確之說,復為征引如下:(略)。 

  以上所舉,特其一端,水之研究,又非甚難之業,而其反復不厭乃如此。方法自其余事,而貴確之精神乃足尚也。吾人讀書不求甚解,屬辭比事,多取含混不了之說,自欺欺人,其去于科學精神也遠矣。 

  幸也,謬妄教義,不產神州。偶有迷信,出于無識,得科學廓而清之,如日月一出,爝11火自息。學術之興,其易易乎?第吾返觀內顧,覺吾舊有學術,主義上固與科學初無舛午?,而學界風氣有與科學精神絕對不相容者,不撥而去之,日日言科學,臂欲煮沙而為飯耳。吾所謂風氣之不利于科學者何也?(一)重文章而忽實學。承千年文敝之后,士唯以虛言是尚。雕文琢字,著述終篇,便泰然謂“絕業名山事早成”,而無復研究事實考求真理之志,即晚近實驗之學,輸入中土,讀者亦每以文章求之,以是多不為人所喜。夫“言之無文,行而不遠”。吾非謂談科學者,遂可以學術之艱深,文其文字之淺陋,然當時學者之所須求,究在彼不在此。今有某先生?者,偶然出其“申夭回溯”之文字,移譯數十年前天演說者之論文一二冊,而海內學者,已群然以“哲學巨子天演專家”奉之,不知達爾文之發明天演學說,蓋其平生研究生物之結果。其他一時作者,如赫胥黎、斯賓塞,莫非生物學專家。近如發明種奇猝現論之突佛利?,與主張胚邅論之外斯曼?,皆各有其根據之學理事實,非向故紙中討生活者也。以故紙雄文而成天演學者之名,則亦適成為中國之天演學者而已。(二)篤舊說而賤特思?!拔嵘灿醒?,而知也無涯”。生古人后,誠有時宜利用古人所已知者以補歲月之不足。然非茍以盲從而已。初從事科學者,實驗室中所行,皆古人作之于前,而學者復之于后。凡若是者,非但服習其術,亦不敢以古人之言為可信而足也。乃觀吾國之持論者不然,發端結論,多用陳言。莊生賢者,猶曰“重言十七”。人性怯于獨行,稱述易于作始,自古然歟!然懷疑不至,真理不出,學術風俗受其成形而不知所改易,則進化或幾乎息。嗚呼!自王充而外,士之能問孔刺孟者有幾人哉。凡上所舉,皆無與于科學之事。然以證無科學精神,則辯者不能為之辭。夫科學精神之不存,則無科學又不待言矣。? 

  要之,神州學術,不明鬼神,本無與科學不容之處。而學子暖姝?,思想錮蔽,乃為科學前途之大患。吾國學者自將?之言曰,“守先待后,舍我其誰。"他國學子自將之言曰,“真理為時間之嬌女?!敝形鲗W者精神之不同具此矣。精神所至,蔚成風氣;風氣所趨,強于宗教。吾國言科學者,豈可以神州本無宗教之障害,而遂于精神之事漠然無與于心哉。? 

  (重刊注釋由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張劍研究員供稿。) 

    

  原刊注釋 

  ●見《柏拉圖問答》。 

  ●見本雜志第一卷第一期《生物學概論》。 

  ●見本雜志第一卷第十二期《科學與教育》。 

    

  重刊注釋 

  ①分別發表于本刊第1卷第10期、第12期。 

  ②數:規律,必然性。 

  ③本段指出:因科學有其宏大作用,向國內父老鄉親們傳輸科學,以與先進國家并駕齊驅,是他們這些學子義不容辭的責任,但要宣揚科學并不容易。因為科學來源于物質,但物質并不是科學;科學需要方法,但方法并不是科學。除此二者之外,科學精神是科學更為重要的特征,科學精神的養成,不是通過學習可以獲得的,“學人性理中事,非摹擬仿效所能為功”。 

  ④本段指出:科學無論是研究的對象還是研究方法研究過程等雖是客觀的但在具體從事科學研究之前研究者必須具有科學精神。人們在干一件事情之前,都有精神層面的志向作為先導,志向不同,其結果與成就也就不一樣,好古敏求有考據之學,淑身治世有義理之學,文采風流有詞章之學,干祿榮官有制藝之學。西方科學二百年的發達,并非偶然,而是他們在科學精神的指導下,將大半的聰明才智用于科學研究的結果。 

  ⑤這里指出,科學精神就是科學“求真”本質,科學精神使科學工作者以尋求真理為崇尚目標,因此無論是“已成之教”,還是“前人之言只要與真理相悖,就要與之相爭,至死不悔。接下來,就具體講述了西方科學發展史上在科學精神指導下的科學家為真理而戰的事例。 

  ⑥加里雷佞:今譯伽利略。 

  ⑦本段指出科學精神之“崇實”表現,一切以事實為根據,而不是以陳言舊說、經典言論為依據。無論是進化論(天演說),還是日心說(地動說),都有嚴格的事實證據。 

  ⑧發表于《留美學生季報》(民國三年夏季第二號)。 

  ⑨兌維:今譯戴維(Humphry Davy,1778-1829),法拉第的導師曾任英國皇家學會會長。 

  ⑩指出科學精神“貴確”的精義。精益求精而不是含混其事,這是科學與我國傳統學問本質區別所在之一。 

  ?爝:火炬、火把。 

  ?舛午:也作“舛忤”、“舛迕”,抵觸、違背的意思。 

  ?指嚴復。 

  ?突佛利:今譯德弗里斯(Hugo de Vries,1848-1935),荷蘭生物學家,他提出生物進化的突變說(mutation theory 

  ?外斯曼:今譯魏斯曼(August Weismann,1834-1914)德國生物學家他提出種質學說(germ plasma theory):種質只存在于生殖細胞中,由親代傳給后代,種質不受體細胞和環境影響而改變。 

  ?本段指出中國傳統學術與科學并無抵觸之處,只不過學界風氣與科學精神相違背,必須去除這種風氣,科學才真正可能在中國得到發展?!爸匚恼露p實學是這種風氣之一,并以嚴復翻譯天演論僅僅因文字而爆得大名作為批判對象,以為科學注重具體實踐研究,而不是向故紙堆尋求答案?!昂V舊說而賤特思”是另一種必須去除的風氣,科學有繼承,但是批判地繼承,而中國傳統學術不能越舊說雷池一步。 

  ?暖妹:自得、自滿。 

  ?將:助。 

 ???本段意思:中國學術與宗教沒有多大關系,因此與科學并無沖突矛盾。但中國學人以天下第一自居,思想錮弊,這就成為科學發展的大患。中國學者往往以“守先待后,舍我其誰”相期許,西方人以追求真理為目標,這種中西不同的精神形成不同的學風,其力量比宗教更大。因此,中國學者不能因為中國沒有宗教阻礙科學發展,就不關心中國科學發展的精神層面。

 

誦讀人:中國科學院朗誦藝術團 郭輝生,中科院計算所室主任(現退休)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秉志:在中國科學院會議上的發言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