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留在科學家的角色中

 

作者:祁淑英

出處:《袁隆平傳》,河南文藝出版社20081月出版 

 

  袁隆平的秘書辛業蕓于20004月在她的一篇文章的開頭這樣寫道: 

  20世紀的長空里,燦若星辰的科技文明造就了許多奇跡,“東方魔稻”這一神話般的奇跡,它不僅使一個泱泱大國——中國,走出了吃糧受限的低谷,而且在世界范圍內也掀起了一股“綠色風暴”,給不同膚色的人民帶來福音。這是一個中國科學家創造的奇跡,他就是“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世界農業發展史冊上已定格了他的名字和成就,他的影響將延伸至下一個世紀,乃至更久更遠……

  1981627日至29日,中國共產黨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明確指出:“‘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由于全黨和廣大工人、農民、解放軍指戰員、知識分子、知識青年和干部的共同斗爭,使‘文化大革命’的破壞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我國國民經濟雖然遭到巨大損失,仍然取得了進展。糧食生產保持了比較穩定的增長。工業交通、基本建設和科學技術方面取得了~批重要成就,其中包括一些新鐵路和南京長江大橋的建成,一些技術先進的大型企業的投產,氫彈試驗和人造衛星發射回收的成功,秈型雜交水稻的育成和推廣,等等?!碑斎?,這一切決不是‘文化大革命’的成果,如果沒有‘文化大革命’,我們的事業會取得大得多的成就。 

  顯然,袁隆平雜交水稻研究的成果,已經寫進了《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這一重要的歷史文獻之中了,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回想過去,袁隆平的雜交水稻研究剛剛起步,就遇上了“文化大革命”。雜交水稻之所以能研究成功,除了他銳意進取,含辛茹苦地勞動外,很重要的一點,是得到了黨和人民的關懷和支持。用袁隆平的話講,叫“寸草仰春暉”。 

  19816月,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60周年,袁隆平撰寫了題為《寸草仰春暉》的文章,抒發了他對黨的感激之情。他在文章中寫道: 

  黨的60周年誕辰來到了。此時此刻,我回顧秈型雜交水稻研究成功的歷程,激情自然而然從心房噴發出來,涌向筆端。我要歌頌黨,是黨的陽光和雨露養育了科技花苑中雜交水稻這朵奇葩。 

  這項成果的幼芽剛破土冒出地面,就受到了黨的陽光的照耀。1964年我發現水稻雄性不育株以后,需要擠課余時間進行試驗和配備助手短期幫忙,安江農校黨支部書記管彥健同志便通知教務科,把我的課排在10時以前或下午。 

  試驗材料抽穗揚花的時候,又調了一位教師,幫我搞了一個月的雜交工作。1966年,我把試驗結果寫成《水稻的雄性不孕性》的文章在《科學通報》第4期上發表后,國家科委九局局長趙石英同志立即致函湖南省科委和安江農校,指出雜交水稻研究很有意義,要求湖南省科委和安江農校給予大力支持。

  不久,“文化大革命”開始了。我受到了沖擊,被羅織的罪名主要是“搞資產階級盆盆缽缽研究,引誘貧下中農子弟走白專道路”。當時,處境十分艱難。19666月下旬至7月上旬,運動進入緊張階段,而我的雄性不育試驗材料又正好在這個時期抽穗,如不進行雜交,就會因不結種子而夭折。我硬著頭皮提出請三個上午的假搞雜交。出乎意料.他們不但欣然準假,還給我加了一倍時間的“假期”。事后我才知道,我之所以未被揪斗并讓我搞一個星期的雜交試驗.主要是因為國家科委那個函件起了作用,、我深感趙石英同志具有遠見卓識,不愧是黨的好領導、好干部;同時也感激我所在單位的同志們當時保護了科研,保護了我。 

  大動亂卷遍神州大地,但湖南省科委于19673月仍派人到我校了解試驗情況,把“水稻雄性不育”正式列入省科研項目,撥了600元的科研經費。湖南省農業廳的同志將李必湖、尹華奇兩名“社來社去”的學生留下做我的助手??蒲行“嘧涌偹愦钇饋砹?,兩名助手每人每月18元的基本生活費暫時有了著落,這可算是為我們深入到綠色王國作科學探索開了通行證。此后,湖南省科委年年撥款,并多次派人到學校和廣東海南試驗基地了解情況和檢查工作。 

  但是,科研從來不是一帆風順的,它的航道上有暗礁,也有急流險灘。

  1968518日,我們的試驗材料被人破壞,扔入了井底。是省、地科委的同志來調查和了解情況,給我打氣,要我們重整旗鼓,使壞人的陰謀不能得逞。翌年6月,省里一位有影響的專家到我校對雜交水稻研究吹冷風,我被抽到溆浦縣低莊煤礦當工作隊隊員。后來,湖南省科委兩位同志來學校了解試驗進展情況,得知我已被“調虎離山”,他們立即向地區革命委員會反映,把我調回了學校,使試驗得以繼續進行。為加快研究的步伐,我們先后到過廣東南??h,海南島陵水縣、崖縣,雷州半島徐聞縣,云南元江縣等地,都得到了當地黨組織和各族人民的熱情支持。 

  1970年以后,我們得到的支持更多了。當年6月,在常德召開了全省第二次農業科學經驗交流會,湖南省革命委員會負責同志非常重視,把我請上主席臺,并給我們科研小組發了獎狀。1971年元月,中國科學院業務組副組長黃正夏同志到了海南,他得知我們在搞雜交水稻科研以后,便召集在海南搞“南繁”的有關省和單位開會,號召搞協作研究。會后,從1月到3月,先后有廣東、廣西、江西、湖北、新疆等8個省、自治區的30多位同志來我組跟班學習。3月初,湖南省科委和湖南省農業科學院組織了20。余人到海南參觀。接著由湖南省農業科學院、湖南農學院、湖南師范學院牽頭,成立了全國性的科研協作組,9月在長沙召開了第一次全國雜交水稻科研協作會。自此,每年召開一次全國雜交水稻科研協作會議,交流經驗、討論問題和制定研究計劃,從而有力地促進了這項研究工作。 

  新事物的成長總不是一帆風順的。盡管黨對雜交水稻的研究給予了很大的支持,但仍然有人反對,嘲笑、挖苦、謾罵無所不有。每次,都是黨給了我們前進的力量。有一回,在一次會議上,有人當面指責當時湖南省農業科學院負責人何光文同志不該支持雜交水稻的研究,但何光文同志堅持正確的觀點,仍然大力支持和鼓勵我們進一步研究。那時,我雖然擔心自己可能被打成“科研騙子”,但想到有黨的支持,渾身就有勁了。 

  雜交水稻“三系”配套和試種成功以后,這一成果沒有淪為展品、樣品,而是迅速得到推廣應用,轉化為生產力,這又是因為有黨的重視,有陳洪新、賀湘楚、伍紹荃、鄒國清等一批熱心扶持雜交水稻的黨的領導干部。陳洪新同志不辭辛勞,“周游列國”,深入到湘南十幾個縣宣傳發動,并與有關領導同志一道研究,制定了大面積種植雜交水稻的周密計劃,包括準備種子,建立大樣板,培訓技術力量,等等。1975年,湖南省委主要領導人在參觀了湖南省農業科學院的104畝雜交水稻示范田后,一次拿出100萬元、150萬公斤糧食,組織了8000人去海南制種。這年冬,國務院領導同志作出了迅速擴大試種和大量推廣的決定。國家投入了大量人力、財力、物力,一年三代易地進行繁殖、制種,以最快的速度來發展雜交水稻。 

  袁隆平對于黨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他沒有將雜交水稻的研究成功和推廣記在自己的功勞簿上,而是歸功于黨,歸功于人民。他在文章的結尾這樣寫道: 

  我不厭其煩地寫下這一件件具體的事情,是因為每一件事都體現了黨對我們的關心和培育,都加深了我對黨和社會主義制度的熱愛。今天,面對鮮花和贊美,我反復思考,我國雜交水稻為什么能在世界上居領先地位呢?寸草仰春暉,全靠黨的好領導啊!我決心在黨的指引下,戒驕戒躁,為發展雜交水稻做出新的貢獻,讓社會主義祖國的科學事業永遠興旺發達,走在前列。 

  安徽省農業科學院一位科學家讀了袁隆平的這篇文章以后,抑制不住激動的心情,撰寫了一篇文章,題為《鐵骨柔腸的袁隆平》。這位科學家在文章中盛贊袁隆平謙虛謹慎和對黨、對人民無限熱愛的崇高品格。 

  湖南省農業科學院院長田際榕稱贊袁隆平是一位貢獻巨大且品格高尚的人。田際榕說: 

  “袁隆平是一位淡泊名利,不居功自傲,不求安逸享樂,不向組織提任何個人要求,只知埋頭苦干和無私奉獻的偉大科學家?!?/span> 

  作為一位偉大的科學家,理所應當地受到人民的信任和尊重,所以,漸漸地,一些榮譽和地位開始向他身上集結—— 

  19782月,袁隆平出席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19783月,袁隆平出席全國科學大會并獲獎; 

  19786月,袁隆平被評為湖南省先進教育工作者,并出席湖南省教育工作先進代表大會; 

  197810月,袁隆平出席湖南省科學大會,并獲湖南省個人發明獎; 

  1979年,袁隆平當選為農業部科學技術委員會委員、中國作物學會副理事長、中國遺傳學會理事、湖南省遺傳育種學會副理事長、湖南省農學會理事。

 

  不久,袁隆平正式調入湖南省農業科學院。中共湖南省委組織部的一位領導親自找他談話,說: 

  “組織上考慮到要充分發揮科學家的作用,考慮到你對黨和人民的重大貢獻,經研究,想讓你擔任省農業科學院院長,正廳級?!?/span> 

  一名在科研事業上已經功成名就的科學家來說,如果帶著這份顯赫的資歷,登上某個官位,也不失為一種明智的選擇。然而,那絕不是袁隆平的選擇。 

  有一位哲人說過這樣一段話: 

  “人類生而具有權欲,即支配欲、控制欲。人類永遠謀求一種凌駕于他人之上或超越他人的優越感。誰發現真理,就意味著真理的發現者優越于他人。因此,人們樂于宣稱自己發現了真理。在某一領域內,誰創造了顯赫的成果,就意味著成果的創造者優越于他人。因此,人們總是樂意充分展示成果,借而張揚自己?!?/strong> 

  這位哲人的話沒有錯。的確,有誰不愿意展示自己呢?的確,誰不愿意讓自己的生命展示到極限呢?而袁隆平卻偏偏不愿意張揚自己。溫時,他不發燒;寒時,他不心冷。他總是保持一顆平靜而淡泊的心,以不變之心,應萬變之境。 

  憑著袁隆平的才氣與能力,只要審時度勢,好自為之,加官晉爵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而袁隆平卻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袁隆平很喜歡近代佛學大師弘一法師李叔同吟唱的一首《清涼歌》: 

  清涼月,月到天心光明殊皎潔。 

  今唱清涼歌,心境光明一笑呵。 

  清涼風,涼風解瘟署氣已無蹤。 

  今唱清涼歌,煩惱消除萬物和。 

  清涼水,清水一渠滌蕩諸污穢。 

  今唱清涼歌,身心無垢樂如何。 

  清涼,清涼,無上,究竟真平常。 

  他每每讀到這首《清涼歌》,仿佛身心也充滿清涼,感悟到一種清涼的人生境界。 

  這一天,袁隆平不假思索地回答組織部的這位領導: 

  “我這個人不適合當官,在我看來,當官有很大的局限性。別的不說,在搞科研攻關這一點上,它就沒有我現在自由、自在、自如、自得。倘若當上官,整天文山會海,哪里還有搞科研的自由?!?/span> 

  “當農業科學院院長與你從事雜交水稻科學研究并不矛盾,都是搞業務嘛!”這位領導耐心地說服他。 

  “領導同志,有人說我是一個不問政治的人哪,一個不問政治的人,怎么當得了官呀?”袁隆平似乎是在作自我否定。 

  “不對!”這位領導同志趕忙說, 

  “回想60年代之初,饑餓貧窮,直接導致了黨和國家的威望下降,你袁隆平憂國憂民,身體力行,歷盡千辛萬苦,進行高產試驗,搞雜交水稻研究,這能說是不問政治嗎? 

  “領導同志,院長我可當不了噦,省農科院那么大一個攤子,我怎么顧得過來?要我當院長,就意味著要我離開雜交水稻的科學研究?!痹∑嚼^續推辭。 

  “你這個同志也真有意思,要你當官,好像是要你服苦役?!边@位領導搖搖頭說。 

  “不是服苦役,只是當官不適合我?!?/span> 

  “不當可不行,這是關系到落實黨的知識分子政策的問題,是體現黨對知識分子的關懷和重用,更何況你是知識分子的杰出代表嘛!”這位領導亮出了最后一張“王牌”。 

  “這就怪了,怎么當官才是關懷和重用呢?黨和政府為我提供了良好的科研條件,這不就是關懷和重用嗎?”袁隆平恰如其分地擋回了領導亮出的“王牌”。 

  那位領導聽了袁隆平的一番話,只好再一次搖了搖頭,遺憾地告辭了。 

  領導走后,袁隆平重新閱讀了他非常喜歡的陶淵明的一首詩《歸園田居》,詩中寫道: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無違。 

  在陶淵明看來,人的一生不必在仕途中去尋煩惱,而應當進德修業,做一些有益于他人的事情,“但使愿無違”便好。 

  陶淵明這種瀟灑的人生態度,感染了一代又一代人,也感染著袁隆平。因為袁隆平喜歡陶淵明,讀懂了陶淵明。 

  在袁隆平看來,自己是一個從事農業科學研究的科學家,在世俗和功利面前,自身精神價值的取向應該是純凈無瑕的。所以,無論外部世界如何浮躁失衡,他的心境總是平靜的。 

  這時,他憶起了父親的教誨: 

  “我們的一生有很多東西需要堅守,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有一個過程,如果浮躁了,就難以看清事物的本來面目。但是,有些事情,我們也要勇于放棄,必要的放棄,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堅守。 

  “明智的放棄,是在把握事物規律之后做出的必然選擇。如果說,勇敢的堅持顯示的是一種人格魅力的話,那么,必要的放棄和放棄后的艱苦求索,便體現了一種理性和智慧?!?/span> 

  從教會學校畢業的母親,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 

  “上帝給你的不會太多?!碑斈暝∑疆吘鼓昙o尚小,他對母親的話似懂非懂。如今的袁隆平悟出了這句話的道理:人生不可貪婪,學會擁有,也須學會放棄。 

  凡是善于有所放棄并善于有所堅持的人,都是自我意識很強的人。袁隆平便是這樣一個自我意識很強的人。他曾讀過英文版的《愛因斯坦傳》。愛因斯坦就是一個自我意識很強的人,他因其科學成果與名望被國民推舉為總統候選人,但他卻婉言謝絕了。他終生老老實實地“蹲踞”在科學家的角色之中,最大限度地實現了他的人生價值。袁隆平總是重復著這樣一席話:愛因斯坦的成就是我望塵莫及的,但我要效仿他的精神,失意時不氣餒,得意時不忘形,分外之事雖有利而不為,分內之事雖無利而為之,終生安于自己的科研事業。 

  有一位哲人說過這樣的話:在無節制的介入中,會不斷地喪失人生。任何事物的創造者,重要的是生活方式,是讓環境的風盡量小一些——你盡量堅守內心,同事業無關的干擾則自然會小些,再小些。 

  袁隆平始終把自己的精力放在研究雜交水稻的新品種、新體系方面,他總是極力避免涉足雜交水稻之外的事。 

  電視劇《戲說乾隆》中有那么一則故事—— 

  一天,乾隆皇帝問劉墉:城門口進進出出的人究竟有多少個?劉墉回答乾?。阂还矁蓚€——一個為名,一個為利。 

  倘若讀懂了袁隆平,就會感到劉墉這種兩分法未必準確。筆者以為把世人分成有理想、有目標和無理想、無目標兩類,是較為合適的。追求理想與奮斗目標,其實是一種獻身精神。為了一個偉大的目標而拼搏,焉有不全身投入之理?袁隆平對雜交水稻的恒心,來自一種偉大的理想,來自一個偉大的目標。 

誦讀人:山西煤化所 研究生 武少弟(左) 趙海宏(右)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南仁東:放眼星空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