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培建 :“嫦娥一號”與四大精神

 

 

  作者:葉培建,中國繞月探測工程、嫦娥一號衛星系統總指揮兼總設計師,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研究員。2019年被授予 “人民科學家”國家榮譽稱號。

  出處:寧波大學學報(人文科學版)200811月第21卷第6

 

  愛國主義精神是什么?我覺得愛國是最起碼的,也是最重要的。自古以來,我們這個民族就講究一種愛國主義精神。我家里有本書——是紅旗雜志出版社出版的,叫《中國精神》。它從三皇五帝開始講起,講到現代,講了中國人的文化,也講了愛國主義精神。文天祥、岳飛,現代的各個英雄,講得很多。我受這本書的影響很大,但我們一些年輕人不一定知道。我們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有一萬多人,院部在北京,有一個單位在上海嘉定。大概是前年,我去嘉定出差,帶了幾個年輕人。嘉定有一個孔廟,孔廟前面有一潭水,叫“匯龍潭”。有一天吃了晚飯以后,我跟幾個年輕人散步,走到孔廟前面,我就問幾個年輕人,我說你們知道這里發生過什么事情嗎?沒有一個人能答得上來,都說不知道。我就給他們講,清兵入關的時候,明朝的部隊節節敗退,但是有幾個地方,發生了非常壯烈的抗清斗爭。在江南,有兩個地方:一個是江陰,一個是嘉定。當清兵打到嘉定附近的時候,那些當大官的都跑掉了,嘉定縣一個小小的典吏,卻帶領全城人民抵抗清兵,抵抗到最后,在清兵即將破城的時候,嘉定城凡是有功名的人——秀才、舉人,他們自己也知道,沒有力量去抵抗清兵的進來,因此整個嘉定城的全體文人在孔廟前,拜過孔子以后,集體投“匯龍潭”而死——殉國。我認為,這就是愛國主義精神。古代的士大夫就有這種精神。我們這些年輕人聽了以后很受感動。我們的祖先當民族危亡的時候,就有這種精神。

  我是改革開放以后 1978 年第一批研究生,然后準備出國去瑞士留學。去瑞士前在北京語言學院集訓,當時的教育部有個年紀大的副部長給我們講話,他有一段話,我終生難忘。當時我的工資是每月 46 元,一般的工人是每月 30 多元。我去瑞士留學,國家每個月要給我七百瑞士法郎。當時的瑞士法郎兌換人民幣幾乎是一比一。這位部長說,你們好好想一想,全國十億人,有多少人能夠上大學?有多少人出國留學?你們一個人一個月,路費什么的都不算光生活費要七百法郎,要有 20 個工人在辛勤地勞動才能供得起你一個人。你們是站在多少人的肩膀上在國外學習,你們就知道自己的擔子有多重!這段話非常樸素,但是我記了一輩子。我在國外學習的時候,總是記著這段話。后來有家瑞士的報紙采訪我的時候說,你怎么從來不去咖啡廳,從來不去看電影???我說,我就記住這段話。我們出來的很不容易,國家等著我們回去呢。所以,在我回國的時候和回來以后,包括現在,也包括今天上午,總是有記者問這個問題,說,瑞士條件那么好——瑞士,是世界花園啊,我在那兒拿七百法郎一個月生活費,當時一個助教就可以拿到八千法郎啦,你為什么回來?你是怎么斗爭的?我說,這個問題問得有點俗,我沒有斗爭,我真的沒有斗爭。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留在那兒。我是五月份做完博士論文答辯,在瑞士論文答辯要兩次,后來七月份,又做了一次公眾答辯,面向整個社會的,我八月份就回國了,因此,我沒有斗爭。

  我五年一學完,做完博士論文,馬上就回來了。當時有一句流行的話,就是國外好,但是金屋、銀屋,不如我的茅草屋,茅草屋是我自己的家。我這里不想批判什么人,我們有很多留學生在國外,現在或將來也有很多同學要出去。我主張大家有機會出去走走,學一點先進的東西,但是有一種觀點我很不贊同:如有的人不回來說,是因為國內太窮,如回來的話,可能我想做的實驗室也沒有,住房也很小,等等,說的都是事實。但我想:我們國家是窮,雖然現在比我們那時候好多啦,但現在同樣存在這個問題??赡?,你要是從國外回來,你會感到,住房比較小,不能馬上開上一輛車,試驗條件也不好,怎么來改變這個狀況?難道國家花了那么大的力量,送你出去學習了,然后你說,國家困難,條件不好,我先待在美國,等到別人建設好了我再回來?首先,無論哪一天回來參加建設,都是值得歡迎的。但是我個人認為,作為一個有真心的人,你是這個國家的一員,這個民族的一員,難道等別人把條件創造好了,你才來干嗎?你為什么不來改變這種狀況呢!我們有很多同志是這么做的,我認為,這就是愛國主義精神。有了這種愛國主義精神,人的根就能扎得比較深;心呢,就能夠穩。

 

誦讀人:張穎 中國科學院行政管理局中科啟元第二黨支部 中國科學院朗誦藝術團成員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白春禮:新時期更需繼承發揚“華羅庚精神”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