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毓瑔:我們如何為中國工業服務

  

  作者:顧毓瑔,紡織機械制造專家

  出處:《工業中心》雜志的第六卷第一期,1937年1月出版

  “我們工作的態度,是為工業界服務,工作的主旨,是協助工業考驗工業原料,改進制造技術,鑒定工業產品,不管是手工業或是工廠工業,都是我們服務的對象。他們的問題,都是我們訪問研究的材料。在過去幾年中,我們的工作態度,獲得了工業界的好感,特別是過去的一年,手工業及工廠工業,承認中央工業試驗所是他們的顧問機關,不論問題之大小,來函詢問,多少終能得到一個解決,民國二十三年接到之問題,計二百七十八件,民國二十四年,有三百四十件,到民國二十五年,增至四百五十件,當然中國工業界的問題,那止數百件,可是接到的問題,逐年增加,或可代表工業界對于我們的工作,認為有補實際,因此我們為工業界服務的機會和范圍,亦相當的增加與擴大,這是我們很引為欣喜的。

  從學術研究的立場來看,這種工作,研究的意味較少,而同樣要費我們工作人員的研究時間,所以有許多研究機關,認為這類工作,每會妨礙正常的有計劃的研究工作,因而不愿意接受。這一點我們亦很親切的感覺到??墒俏覀兏吹街袊氖止I及工廠工業,有許多問題,恐怕值不得高深的科學家一顧的,但無人幫助他們去解決,始終將擋在進步的道路上。中國的科學背景太稀薄了,中國工業的基礎亦太松疏了,能幫助他們解決一些常識問題,其于工業之幫助,將不亞于特殊的科學發現或發明。

  正常的研究工作,我們也在努力的進行。研究的問題,不但偏于實際的需要,并且注重將研究所得的結果,推廣至工業,從試用以至應用。工業研究的范圍與方向,本來與純粹科學研究稍有不同。不論問題的高深或粗淺不論在科學上有無特殊價值,不論問題已在外國得有解決途徑,只要在中國工業界上成一個問題,我們就得研究、試驗、設計乃至仿效,以求解決。高深的基本的問題,固須研究,就是普通的乃至工業先進國已有成例的問題,我們亦得設法介紹,及適應到中國工業界來。

  ……

  工業研究與試驗,是工業建設的唯一有力的工具,亦是工業進步的唯一可靠的途徑。無論工廠工業及手工業,都需要這個工具,都必須取這條途徑。我們愿意將這個工具,貢獻于中國工業,并愿以服務之態度,來導中國工業走上這條途徑?!?/p>

誦讀人:科學史所 研究生黨支部 支部書記 李明洋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吳智誠:從“581”到“651”——科學院搞衛星十年摘記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