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澤山:科學研究要有責任感

 

  作者王澤山,我國火炸藥領域的杰出科學家,帶領團隊突破了多項世界性技術瓶頸,一系列重大發明應用于武器裝備和生產實踐,為國家作出了重要貢獻。

  出處中國數字科技館 201912月出版

 

 

  選擇冷門火炸藥專業 

  我出生在1935年,我的童年過夠了亡國奴的屈辱生活。我上中學的時候正趕上抗美援朝,我們國家就有了自己的國防,自己的軍隊保住了家園。這些經歷,讓我明白沒有國就沒有家,不當亡國奴就必須有強大的國防——要強軍,要強國。從那時起,我心里就勵志國防,要搞國防。這就是我勵志國防的初心。 

  1954年,我進入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學習。首先遇到的是選專業的問題,學院專業有空軍、海軍、裝甲兵,還有陸軍的炮兵??哲姾秃\姸际菬衢T專業,我們陸軍也有像火箭、控制這些好的專業,就有火炸藥是個冷門。 

  當時我想:火炸藥專業沒人報,但這是國防、是國家需要的,我應該去做。二是,我認為成功和選專業沒有直接關系。難道說一個冷門領域就沒有成功者嗎?所以,我選擇了不熱門的火炸藥專業部。在畢業設計階段,我搞的是用在導彈上的高能大尺寸固體推進劑,是前沿的課題。我們16個學生,每個人都有一個前沿的課題。那時,因為搞前沿課題,有好多工廠或機構都來接受教育,我們就承擔起接待外單位科研人員的指導和引領工作。這個過程,增強了我對火炸藥專業、事業的熱愛。 

  1960年,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工作人員分建,我隨著二系遷到南京,成立了炮兵工程學院,也就是現在的南京理工大學,自然就留下來做火炸藥專業的老師。我要說的是,我毫不猶豫的擔當起的這個使命,決定了我一生只做一件事:火炸藥的研究。 

  外國人能造出來的,我們中國人同樣能造出來 

  黑火藥是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但是到13世紀、14世紀時候,西方發展了黑火藥用于武器和用于工業生產上的技術,而我國的相關技術停滯不前,直到1840年到1842年的鴉片戰爭,中國落后的技術和西方應用黑火藥的武器技術形成了大的差別。那時,我們國家在殖民主義的炮艦和武器面前,承受了很大的痛苦和震撼。 

  1884年,法國化學家P·維埃利發明了無煙火藥。無煙藥和黑藥有一個重大的代差。原先黑火藥、燃燒冒煙有殘渣,無煙藥沒殘渣、清潔,用在現場爆、后場爆,用這種技術以后武器的檔次進一步提高。從那以后,硝酸酯炸藥、硝氨炸藥、硝基炸藥這三大系列炸藥,以及二次世界大戰之后產生的固體推進劑,無一例外的都是外國人的發明和創造。直到改革開放前,我們國家也只能跟蹤、仿制。 

  我還想起一件事兒,當年錢學森先生回國到哈軍工去考察。當時陳賡大將任院長,接待他們,就問錢先生“你看我們中國人能不能搞導彈?”錢先生回答,“有什么不可能?外國人能造出來的,我們中國人同樣能造出來。難道我們中國人比外國人矮了一截不成?” 

  陳庚院長說,“錢先生,我要的就是你的這樣一句話”。當時我還記得在報道中錢先生還說,“中國建成這樣的哈軍工,這是個奇跡”。在我擔任博士導師之后,陳院長和錢先生的這些教導,更激勵我去努力占據火炸藥科學的制高點。 

  所以,上個世紀80年代,我就和我的研究生們一起全身地投入到廢棄火炸藥的治理攻關上,并且在1993年項目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廢棄火炸藥和退役火炸藥對國家非常重要。因為打起仗來消耗大,必須有足夠量的儲備。但是儲備時間長了、過期了,它會變成危險源。這個問題一直干擾世界,同時也干擾我們的國防。這個問題我們當時解決的很好。 

  1999年,我已經63歲,獲得了兩項國家科技一等獎,還有國家其他的獎項,自然方向的著作九部,并當選為中國工程院的院士。有人問“功成名就,你退休頤養天年不好嗎?”實際上,我在工程院和侯祥麟、師昌緒、徐匡迪等大家在一個學部一起討論,工程院尊重科學和濃厚的科學氛圍教育、指導著我。 

  比如侯祥麟先生,2003525日,溫家寶總理希望侯先生發揮石油專長,繼續貢獻。他接受中國可持續發展油氣資源戰略研究的任務。那時候,侯先生已經91歲了,2004626號,侯先生趕到醫院去看望夫人,后來送別了夫人??墒蔷驮谶@幾個小時之前,侯先生還在中南海匯報工作。中國工程院德高望重的科學家,站在科學前沿、為國為民、創新貢獻的高尚品德,令我深受影響,也更堅定了我的理想信念。所以這之后我又整整用了20年的時間,又攻克一個難題,開發出新的發射技術,提升了我們國家武器的打擊能力。獲得了2016年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 

  201818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獲得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南京理工大學王澤山院士頒發獎勵證書。 

  用科學的思想去做科學研究 

  我有一個嗜好:不斷的思考。這也成為我追求超越的一種工作方式。平時我話不太多,可是思想上在不斷的思考,飯前、飯后、睡前、睡后,甚至一些不重要的會上,我一直在思考問題,這種不間斷的思考,給我帶來了實踐效果和實際效益,很多新概念,就在不斷的思考當中形成。 

  我舉個例子,1884年法國人P·維埃利發明了無煙火藥,是用溶劑和硝銨棉粘合形成塑料狀態,擠出來再去掉溶劑。這些年,很多人都想做出一種不用溶劑,能直接把其做成小尺寸、多孔鏡藥粒的方法,100多年來,誰也沒有做出來。 

  我針對這樣一個目標,用將近兩年多的連續不斷的思考,催生出生產周期短、節能、低污染的生產工藝方法,也得到實驗的驗證。 

  所以,作為科研人員要通過好的科學方法、思維,能讓我們獲得更好的結果,不妨試一試能給自己儲備創新能力的這種模式。 

  多問“為什么”,追問“怎么做”。我個人介入科研之后,常對一件事連續地問“為什么”,往小尺度、深層次的方向發展。隨著科研工作的深入,逐步的運用“為什么”和“怎么做”的思考方法?!盀槭裁础敝笪疫€要問“它還存在什么問題”“能不能再好”“用什么辦法才能做得再好”對它提出否定和懷疑,再上升到“怎么做”的層次。 

  往往在“它還存在什么問題”“怎么才能更好”的思考中形成新的概念,有很多發明產生于此。我有很多發明,我的學生也有很多發明,其中這種模式值得借鑒。 

  從我參加工作的那一天起,主要精力就投入到了教學和科研中。每天工作時間很長,其他活動我不參加,空閑時間就是思考問題。文化大革命期間,我找理由、找機會、找課題、做科研,其他的事情都不參與。在這寶貴的十年中,我掌握和運用了當時先進的計算機和計算技術。那時候,南理工剛從哈軍工分建出來,資源、科技的儲備很大,制造出了當時極少有的大型的計算機,用那臺計算機解決問題,我是第一個用的,也一直在用。文化大革命一結束,我就做出來了,當時正趕上實行稿費制度,我一次就得到相當于三年公知的稿費。 

  60歲之后,我沒放棄工作,還在第一線工作。有人問我,“你這么大年齡,還親自參加實驗?”我認為,作為科研的帶頭人,我要履行這樣的職責,也能在這樣的環境中進一步掌握關鍵和本身的問題。 

  讀書從薄到厚,再由厚到薄 

  追求本質和拓展。我上學的時候,有的老師把一件復雜的事情用幾句話說到其本質。在哈軍工,我聽數學家華羅庚的一個報告,他說“讀書要把書讀薄”。我理解,就是要更接近它的本質。 

  華羅庚誕辰100周年,《科技日報》刊登數學家吳文俊的文章《人民的數學家》中記述,“華羅庚還善于以雋永通俗的語言,表達深奧的數學思想。例如‘讀書從薄到厚,再由厚到薄’,這是可以垂之后世的至理名言”。 

  我也是逐步的形成追求本質,這種思考的習慣。對一件事情,對大家說的問題,包括有些報告,我都要設法的找到它的核心,用簡單的幾句話就能表達出來。 

  我搞國家第二個發明獎,解決了低溫感裝藥技術,就是抓本質,一層層的剝,才找到功能材料和燃數燃變等效互補的原理。 

  現在,我以及我的研究生和我的同事,非常欣慰地感覺到像這樣的技術用在我們國防多種武器型號上,和我的一些其他專利,促進了我們國家火炸藥技術進入世界大國的前列。 

  追求本質,也要落地。有些同學聰明,但是研究正在高峰期時突然轉向,有新的見解、有新的方向。最后看來,卻業績平平,很可惜。這里還有一些實際的例子,有時候總怪自己的工作沒有前途,我們有一個搞手榴彈的例子。大家沒有愿意做這項工作的,可是就在這個領域,看到榴彈發射器突出的作用,就直接證明成功和選的專業沒有直接對應的關系。只要深入鉆研、孜孜以求,艱苦拼搏,找準了方向,你都是成功者。 

  學科交叉發揮群體的作用。找本質以后還要拓展,我有好多著作。本來有時候只是一篇論文,你把它再拓展,“為什么”“怎么做”“第二步要怎么做”,找本質并不是完結,還要進一步拓展。一篇文章經過拓展,形成著作,形成普遍的理論和方法。 

  過去我也用這樣的方法思考,發現過去的經典作品當中有好多火炸藥的法規、工藝的程序、實驗方法,都有錯誤。我都系統的整理出來,把它總結起來。要抓本質,拓展思考。 

  學會傾聽,尊重他人 

  有人問我:“搞科學工作,研究中最大的問題是什么?”我說要完成任務,要完不成,那就是自己的恥辱。 

  現在有好多不良的現象,比如評獎、開鑒定會,存在一些學術腐敗、抄襲、造假、浮夸、浮躁、許多科學丑陋的行為,背離了科學精神,和誠信是對立的。發揮群體的作用,多學科交叉融合,是一個研究者,必須要掌握好、處理好的問題:我就是普通一員,包括工人司機都是一樣的,我們也要學會傾聽,尊重他人。 

  多學科交叉肯定是產生引領性、原創性、顛覆性成果的手段?;鹫ㄋ幗缬泻枚嗟湫偷拇?。 

  我慶幸選擇了國防和火炸藥專業。我已經培養了90多名博士生,首先培養他們的科學精神、傳播科學知識,更注重品德修養、品質的教育?,F在他們好多都已經成為中國火炸藥領域的領軍人物,看到他們我心里非常高興,生活增加了活力和幸福感。 

  這次我有幸參加天安門70周年的觀禮,看到國家國防的強大、欣欣向榮,非常振奮。其中,我看到武器裝備中有24項是南理工去協商、承擔總師和副總師,我感覺非常欣慰。 

作為共產黨員,培育堅定理想信念、心懷大愛、忠于黨、忠于人民、堅定理想信念,成就了我的孜孜以求、頑強拼搏,并獲得成功。

 

誦讀人:國家天文臺 王曉嵐 副高級研究員,李垚 博士研究生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李德仁:治學與創新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