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心芳:探索微觀世界 為人類造福

 

  作者謝然浩 高永仁

  出處:《中國釀造》 1982(01):40-42

 

  我們問到方老在自己半個世紀的科研實踐中,有哪些方面的體會時,方老在沙發上欠了欠身子說,說起來也是老生長談了,由于我工作不深入,幾十年來在理論上也沒有提出過什么見解,一定要說的話,我覺得一個科研工作者在這樣三個方面是應該注意的,這就是首先要找準研究方向。研究方向從哪里來,從實際中來,對我們來說,就是要從人民的需要出發來決定自己的研究課題。前面談到的麩皮曲代替大曲,原來在沒有得到推廣應用之前,釀酒廠里一般的淀粉利用率只有40%左右, 推廣后, 提高到了70%以上,從全國來說, 每年節約糧食數量是很可觀的??梢姀娜嗣竦男枰獊碚已芯糠较?span>,研究成果就能變成巨大的物質財富。所以,我認為,衡量一個人的科研成果如何,就要看它對解決實際問題的效果怎樣。 

  第二,從實踐中找到的科研課題要搞成功,深廣的基本功是必要的,是先決條件?,F在報上報道,有的國家已經在酒精代替汽油開車,這不是新聞了。三十年代末,我們在四川重慶就搞過,那時,日本侵略軍在向我進行軍事進攻的時候,還對我大后方進行物資封鎖,致使大后方的汽車因缺汽油而無法開動。但是大后方有豐富的糖源——甘蔗,糖可以做酒精, 用酒精來代替汽油開車。但是要做酒精卻沒有發酵的酵母菌,氮源養料,由于我們以前作過許多基本的微生物生理研究, 知道人尿中有好多酵母菌的生長營養物質,結果一試驗,成功了,為當時解決大后方的汽車用油問題算是盡了我們的一份力量。這是老皇歷了, 說說近來的例子。一九六四年日本來訪問的專家說,中國能搞成發酵法生產味精,但不會做鮮味更大的肌苷酸等核苷酸,我們就組織研究組,僅用了一年的時間,酶解法生產肌苷酸等就全面完成, 召開了全國性技術鑒定會,這一方法即在全國推廣應用。七十年代我們又組織了題目組研究石油發酵,用酶母菌發酵烷烴生產長鏈混合二元酸的成果,獲得1979年的國家發明獎,這都說明,一個科技工作者只要基礎扎實,知識廣博,就會融會貫通,左右逢源,抓準題目,事半功倍地搞出成果來。 

  最后一點就是搞科技要有持之以恒的獻身精神,不要趕浪頭,也不要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因為搞的是科學,靠耍嘴皮子是不行的。我總的看法是, 搞我們這一行的,好的研究條件是需要的,但只要有事業心,那么條件差點,甚至只有很簡單的儀器設備,也是可以干出點名堂出來的,不干,條件再好也白搭??箲鸪跷覄偦貒?span>,出國前我所在的單位天津塘沽黃?;瘜W研究所被日軍侵占。我就從南京、武漢往四川趕,在武漢, 黃?;瘜W研究所的創辦人,愛國實業家范旭東問我搞研究需要什么,我說只要一架顯微鏡就可以了,他就給了我一百元錢,另外給了我三十元錢,十五元作研究費,十五元作生活費。這時,正好有一個青年人找我,要和我一起去四川搞研究,我們到四川后,買了一臺顯微鏡,就在用木架架起來的實驗臺上搞起了研究,其它研究器材全是用破舊廢材料改裝成的,象酒精燈,就是用墨水瓶改的,菌種培養箱就是用破木箱代替的。有時遇到敵機轟炸,我就背上菌種往防空洞里跑,敵機走了以后再接著干。就這樣,我們還是搞了不少研究工作,并且編輯黃海發酵與菌學雙月刊12卷。又如菌種保藏工作,1930年我的老師魏壽把他的菌種交給我保藏后,不管在怎樣的困難時刻,我都認真的收集愛護保藏菌種,幾十年如一日,從未間斷?,F在微生物所的菌種在全國發酵工業上起了不少的作用, 這與堅持干下去的精神分不開?,F在在家中我也每天觀察研究我吃的泡菜、海寶的發酵情況, 得到一些結果。所以我一直認為, 搞科研就是要干, 不干就出不了成果。當然新技術新設備是主要的,必需的,我的意思是科研工作成敗的關鍵是人而不是物。 

  老一輩科學家的奮斗經歷,為我們留下了寶貴財富,通過他們的故事,讓更多的人了解一代又一代仁人志士的奮斗歷程,使人們更加珍惜和熱愛我們今天來之不易的和諧社會和良好的科研環境。 

  九萬里風鵬正舉。 

  方心芳先生生前常說的那句話“人民的需求就是我們的方向”一直指引和鞭策著一代又一代微生物所人。無論是科技精準扶貧還是抗擊新冠疫情科研攻關,微生物所人都把方心芳先生的精神凝聚成了巨大動力,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用不屈不撓的斗志和扎扎實實的成果,實現著對祖國和人民的莊嚴承諾:一心一意為國家奉獻,一心一意為人民服務。

 

誦讀人:微生物所 李俊雄,黨委書記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鄭儒永:一生摯愛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