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建偉:探索的動機

  

  

  作者:潘建偉,我國量子科學領域的領軍人物和代表人物,在量子通訊領域做出了世界級的貢獻。

  出處:中央電視臺《開講啦》,20160306

  

  下面我想跟大家聊一聊探索的動機。作為科學家,特別關心的是兩個事情。

  第一,宇宙的規律是怎么樣的。通過規律研究,希望能夠知道我們是從哪里來?會到哪里去?也就是說我們非常關心人類的生成和宇宙的命運。在過去,因為沒有科學,只有靠我們種種的想象。那么這個事情經過幾千年的知識積累之后,到了1687年其實有非常大的改變。

  在1687年之前,偶然的一個機遇,伽利略把玻璃片做成望遠鏡去看太空了,他看到了土星環等等,也就是我們開始能夠探索整個宇宙是怎么樣了,不僅是這個地球怎么樣。

  到1687年,牛頓在很多前人知識的基礎之上,發表了一部專著叫作《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改變了整個人類的進程。這部書告訴我們,我們的進化通過微積分是完全可以計算的。這什么意思呢?我們本來覺得上天是非常神圣的。牛頓就表示蘋果掉地上,星星在天上轉,都可以算出來。這個時候你會感覺原來我可以計算神圣的上天、星星運行的軌道,這在科學上的自豪感是無比巨大的,我們還可以來計算未來。

  但如果你進一步想的話,你就馬上會感到非常地失望,完了,我的命運是不是也是在宇宙誕生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呢?牛頓力學告訴我們,是可以計算的。所以很多物理學家,有些大科學家搞清楚問題之后,他說我們這個世界是宿命的,奮斗是毫無意義的,于是他們就自殺了。

  一直到上世紀初,又一個新的革命誕生了,就是量子力學。量子力學它非常有意思,它跟原來的牛頓力學和我們的經典力學完全不一樣。牛頓力學告訴我們,我今天在北京這個地方做講演的話,我就不可能在上海。但在量子力學有個概念——作為一個微觀客體,當你沒在看,他在上海和北京的時候,他可以同時在兩個地方,處于一種疊加的狀態。我們就把這樣一種狀態叫作量子疊加態。

  量子,是物理學的概念,作為不再可分割的基本個體,量子用來形容微觀世界的一種傾向,物質或粒子的能量都傾向于不連續的變化,即事物不是明確的非此即彼,而是此與彼的某種尚未確定的疊加態。量子力學,從哲學上講它是一種非常積極的概念。它說我們個人的奮斗,對這個世界是有影響的。量子力學不僅可以來了解宇宙的歷史,也可以推動一個新的學科的發展。那目前我們在從事的一個比較具體的研究就叫作量子信息科學。利用所謂的量子疊加原理可以來做量子通訊。那么量子通訊又可以解決信息安全的問題。

  其實量子力學還有一種所謂量子糾纏的概念。利用這個,我們就可以來構造一種非常強大的量子計算機,可以讓我們通過量子計算,在大數據爆炸時代,把有效的知識給提取出來。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科學不僅能給你帶來心靈的自由和安寧,而且科學是非常有用的。隨著電動力學和量子力學的發展,我們整個世界就已經變成一個地球村了。所以說人類的進化是跟我們信息的共享和互相的互動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的。

  同時,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是需要我們進一步去珍視和加以保護的。就是每個人都需要有心靈的自由,和獨立的思想。正因為我們從古到今,保證了我們思想的獨立性,我們才能夠保證想法的千變萬化。

  探索的動機其實是我照搬了愛因斯坦的題目,它叫作探索的動機。他說今天有三類人是在科學的殿堂里面。第一類人他只要有機會,也許會成為企業家,也許會成為政治家,也許會成為詩人。他只要是干哪一個能夠讓自己得到榮耀,得到名利,他干什么都可以,很有才華。

  還有一類人完全是一種興趣驅動的。他只是覺得好玩,他才不管對大家有沒有好處,有沒有什么壞處。

  第三類人是什么呢?他確實希望能夠對這個宇宙進行探索,進行凝視,進行思索,能夠找到這樣一些先天和諧的規律。只有這一類人才能夠很靜心地,去從事長久的科學的研究。那么愛因斯坦說當然我們不能把前兩類人給驅逐出去,因為這些人可能對科學是做過很多、也許是主要的貢獻,把他們給驅逐出去的話,我們這個殿堂就倒塌了。但是也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沒有第三種人的話,這個殿堂就不會成為殿堂,只能是一些蔓草,就不會成為森林。

  所以說到科學家的探索的動機,作為一個真正的科學家,他應該是很有責任心的,他是會用無窮的耐心,去理解這個宇宙是怎么樣的?但現在我們不能解釋為什么我們會有愛?為什么我們會有愛情?但我想隨著將來科學的發展,也許到某一天我們能從方程里面給我們非常好的解釋。這就是探索的動機?! ?nbsp;

  

  誦讀人:理化所 項目副研 王倩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李靜海:懷念郭慕孫先生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