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楨:求是精神與犧牲精神

  

作者:竺可楨,中國近代氣象學家、地理學家和教育家,中國近代地理學和氣象學的奠基人。

出處此文系竺可楨先生193924日對浙江大學一年級新生的講話。

  諸位同學:諸君進到本校,適值抗日戰爭方烈,因為統一招生,發表較遲,又以交通不便,以致報到很是參差不齊,比舊同學遲到了一個月,才正式開課。諸君到浙大來,一方面要知道浙大的歷史,一方面也要知道諸位到浙大來所負的使命。 

  浙江大學本在杭州,他的前身最早是求是書院……到如今“求是”已定為我們的校訓。何謂求是?英文是Faith of Truth。美國最老的大學哈佛大學的校訓亦是求是,可謂不約而同。 

  人生由野蠻時代以漸進于文明,所倚以能進步者全賴幾個先覺,就是領袖;而所貴于領袖者,因其能知眾人所未知,為眾人所不敢為。歐美之所以有今日的物質文明,也全靠幾個先知先覺,排萬難冒百死以求真知。 

  在十六世紀時,歐美文明遠不及中國,這不但從中世紀時代游歷家如馬哥孛羅到過中國的游記里可看出,就是現代眼光遠大的歷史家如威爾斯,亦是這樣說法。中世紀歐洲尚屬神權時代,迷信一切事物為上帝所造,信地球為宇宙之中心,日月星辰均繞之而行。當時意大利的布魯諾(Bruno)倡議地球繞太陽而被燒死于十字架;物理學家伽利略(Galileo)以將近古稀之年亦下獄,被迫改正學說。但教會與國王淫威雖能生殺予奪,而不能減損先知先覺的求是之心。結果刻卜勒(Keplev),牛頓(Newton)輩先后研究,憑自己之良心,甘冒不韙,而真理卒以大明。十九世紀進化論之所以能成立,亦是千辛萬苦中奮斗出來。當時一般人尚信人類是上帝所造,而主張進化論的達爾文、赫胥黎等為舉世所唾罵,但是他們有那不屈不撓的“求是”精神,卒能得最后勝利。 

  求是:就是學習客觀規律,并盡力向好的方向扭轉它 

  所謂求是,不僅限為埋頭讀書或是實驗室做實驗。求是的路徑,《中庸》說得最好,就是“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單是博學審問還不夠,必須審思熟慮,自出心裁,獨著只眼,來研辨是非得失。既能把是非得失了然于心,然后盡吾力以行之,諸葛武侯所謂“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成敗利鈍,非所逆睹。我再可以用歷史上事實來做幾個篤行的引證。 

  1)十六世紀時,一般人士均信地是平的,地中海是在地之中,所以叫地中海,意大利人哥倫布(C.Columbus)根據希臘哲學家的學說,再加上自己的研究,相信地是圓的。他不但相信,而且能根據他的信仰以達到新大陸。哥倫布的一生夢想就是想到新大陸。但意大利王和歐洲一般人都不熱心,最后還是西班牙王給他錢,裝了三船的囚犯,向大西洋冒險出發,卒達美洲,這才可稱為“求是”。 

  2)中國的往史,不乏這樣例子,最近的就是中山先生。滿清以數百萬文化低落游牧部隊,滅亡明朝,奴使漢族,以少數制多數,以低文化的民族,來壓迫文化高的民族,這是不得其平。但一般人都不敢講,若有人敢提到興漢滅滿,就是極大的危險。雍正、乾隆兩代文字獄是一個明證,至于實行革命,更是難能。唯有中山先生不但鼓吹革命,而且實行革命,這革命精神,正是源于求是的精神。 

  3)浙江大學原在杭州。諸位到過杭州的,曉得杭州蘇堤南端有一古墓,是明末張蒼水先生(名煌言)的墓。自李闖入京,崇禎縊死煤山,吳三桂請清兵入關。張蒼水是寧波一舉人。明亡屢起義兵,及魯王亡,張名振亦歿,而鄭成功居海上抗清,受桂王冊封,公亦遙奉桂王。其時桂王已勢衰走云南,清軍方致力于西南。張公逐乘機和臺灣鄭成功聯軍攻長江,下蕪湖等二十七州縣,從鎮江逼南京,以成功輕敵深入,敗于南京。公知事不可為,乃潛居于南田小島上,為漢奸所賣被逮,勸降不屈,從容就義于杭州。他給勸降的趙廷臣說道:“蓋有舍生以取義,未聞求生以害仁”,又說到:“義所當死,死賢于生”。象張蒼水這樣殺身成仁,也是為了求是。 

  以上是講到浙大校訓“求是”的精神,這是我們所懸鵠的,應視為我們的共同目標。其次就要講諸位到本校來的使命。 

  民族精英:必須肩負比一般人更重的擔子,必須以民族興亡為己任 

  在和平時期我國國立大學每個學生,政府須費一千五百元的費用。在戰時雖是種種節省,但諸位因淪陷區域接濟來源斷絕的同學,還要靠貸款來周濟,所以每個學生所用國家的錢,仍需一千元左右?,F在國家財源已經到了極困難的時候,最大的國庫收入,以往是關稅,現在大為減色,其次鹽稅,因為兩淮和蘆鹽區的陷落,以及兩粵交通的不方便,亦已減收大半。 

  在這國家經費困難的時候,還要費數百萬一年的經費來培植大學的學生,這決不僅僅為了想讓你們得到一點專門學識,畢業以后可以自立謀生而已。而且現在戰場上要的是青年生力軍,不叫你們到前線去在槍林彈雨之中過日子,而讓你們在后方。雖則各大學校的設備不能和平時那樣舒服,但是你們無論如何,總得有三餐白飯,八小時的睡眠,和前線的將士們不能比擬。就和我們同在一地的軍官學校的學生相比,也要舒服多了。他們常要跑到野外練習戰術,有時四十八小時沒有睡眠,整個白天沒得飯吃,行軍的時候,一天要跑到一百二十里,背上還要負荷二、三十斤的糧食軍需。國家既如此優待諸君,諸君決不能妄自菲薄,忽視所以報國之道。 

  國家給你們的使命,就是希望你們每個人學成以后將來能在社會服務,做各界的領袖分子,使我國家能建設起來成為世界第一等強國,日本或是旁的國家再也不敢侵略我們。諸位,你們不要自暴自棄說負不起這樣重任。因為國家用這許多錢,不派你們上前線而在后方讀書,若不把這種重大責任擔負起來,你們怎能對得起國家,對得起前方拚命的將士? 

  慕尼黑會議:英法的軍事力量遠遠超過德國,但英法的民族精英貪圖舒適的生活,使英法喪權辱國 

  你們要做將來的領袖,不僅求得了一點專門的知識就足夠,必須具有清醒而富有理智的頭腦,明辨是非而不徇利害的氣概,深思遠慮,不肯盲從的習慣,而同時還要有健全的體格,肯吃苦耐勞,犧牲自己,努力為公的精神。這幾點是做領袖所不可缺乏的條件。去年英國全國學生聯合會,在諾丁漢開會,他們報告已經出版,在新出的《民族》雜志上,就有一篇簡單的節略。從這報告可看到英國的學生覺到,在現時歐洲群雄爭長,有一觸即發之勢(爆發戰爭)。 

  他們所需要:第一是專門技術,使他們一畢業即在社會上成為有用的份子;第二是要有清醒頭腦對于世界大事有相當認識。這固然是不錯的,但我以為第三點要能吃苦耐勞和肯犧牲自己,是更不可少的要素。去年九月的慕尼黑會議,就可以作一個很好的例子。 

  慕尼黑會議的結果,無疑的是希特勒很大的成功,而是英法兩國的可恥的失敗,白白犧牲了英法的與國捷克斯拉夫。但是為什么英法尤其是英國會甘心屈服的呢?一般人以為英法俄捷四國合起來的軍備不及德意兩國。這是大大不然。據去年十二月份《十九世紀》(The Ninteenth Century)雜志上沙卜德少校所發表的統計,就可知歐洲各大國陸軍數如下:(數字略)海軍則英國三倍于德意志,而意國海軍尚不及法,俄國姑不論??哲妱t戰爭開始,德國可出三千架飛機,意大利二千五百架,后備者兩國合計約三千架。而英法俄最初即可加入七千架,后備三千架。英法既在海陸空三方都占到絕對優勢,何以張伯倫會忍恥受辱作明興之盟。果然如沙卜德所云,德國可以于三個月內征服羅馬尼亞或波蘭,而英法欲救捷克,則非征服德國北部不可,但如假以時日,英法終能取得最后之勝利。而英法為什么竟至屈服,甘棄捷克于不顧呢? 

  這是很顯明的由于英國保守黨和一般有資產階級的人們不肯犧牲自己的安全舒適的生活,來為國家保持威信。所以當八月間歐洲各國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時候,英法諸國統下了動員令。起初民氣激昂,但不久因為母別其子,婦別其夫,物價高漲;兒童防德國飛機來襲,統移鄉下去;一般人民眼看到倫敦利物浦紙醉金迷笙歌太平的世界,一剎那間就要變成德國飛機轟炸的目的物;于是不到兩星期民氣就消沉下來。所以等到張伯倫從明興得到和平回來,英國人民如釋重負,甚至感激流涕,而大英國的威信如何,在所不顧了! 

  法國威根將軍說,德國這樣狂妄自大,著實可惡,而其人民之能萬眾一心,公而忘私,卻值得法國人之欽佩與模仿的。所以做領袖的人物,不但要有專門技術,清醒頭腦,而且要肯吃苦,能犧牲一已以衛護大眾與國家的利益。 

  惟有靠自己拯救中國 

  中國現在的情形,很類似十九世紀初期(被拿破侖滅國)的德意志。德意志自從大腓烈特(Frederick the Great)為國王以后,漸有國家的觀念。不久法國拿破侖當國,自從1796-1813年十余年間侵略德意志,得寸進尺,不但盡割萊茵河以西之地,并且蠶食易北河以西沿海一帶盡歸法國之版圖。愛國志士如費希德(Fichte)等,大聲疾呼,改良德國教育制度,廢除奴籍整頓考試制度,卒能于短期間造成富強統一之德意志。 

  費希德在其告德意志民眾的中演說中有云:“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沒有他人,沒有上帝,沒有其他可能種種力量,能夠拯救我們。如果我們希望拯救,只有靠我們自己的力量。  

  諸位,現在我們若要拯救我們的中華民族,亦惟有靠我們自己的力量,培養我們的力量來拯救我們的祖國。這才是諸位到浙江大學來的共同使命。

誦讀人:大氣所 博士后 趙卉忱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鐘南山:一個院士的生命歷程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