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先骕:中國植物學界“老祖宗”

 

作者:袁一雪

出處:中國科學報2019-9-24第四版人物

  

  胡先18941968 

  江西新建人,植物學家和教育家,中國植物分類學的奠基人。曾兩度留學美國,歸國后任教于南京高師、東南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高校,為中央研究院院士、評議員。 

  他提出并發表中國植物分類學家首次創立的“被子植物分類的一個多元系統”和被子植物親緣關系系統圖;首次鑒定并與鄭萬鈞聯合命名“水杉”和建立“水杉科”。與秉志聯合創辦中國科學社生物研究所、靜生生物調查所,還創辦了廬山森林植物園和云南農林植物研究所。在教育上倡導“科學救國、學以致用;獨立創建、不仰外人”的教育思想,并與錢崇澍、鄒秉文合編我國第一部中文《高等植物學》。 

  1928年靜生生物調查所(以下簡稱靜生所)在北平成立之時,中國生物學才剛剛起步??梢哉f,靜生所見證了我國生物學科歷史從無到有的過程。 

  1928年,靜生所成立時人員合影(前排右二為胡先骕) 

  靜生所的“靜生”二字,取自中國生物學早期贊助人范靜生(范源廉)的字。但與該所頗有淵源的除了范靜生,還有被毛澤東譽為“中國植物學界老祖宗”的植物學家胡先。 

  如此贊譽可謂實至名歸,胡先與國內生物學、植物學的多個“第一”有關:創建了第一個生物學研究機構——中國科學社生物研究所;創辦了我國第一個生物學系;出版了我國第一部高等教育生物學教材,開創了中國植物學教育事業…… 

  如今,我國的生物學正蓬勃發展,胡先當年播撒在祖國大地的那一粒粒種子,早已生根發芽。 

  扎根草木 

   胡先出身于官宦之家。受到家庭文化氛圍的熏陶,他自小就顯露出文學天賦,4歲啟蒙,5歲課對,7歲便可作詩。家人也早早為他計劃了一條科舉進學之路。奈何,胡先9歲那年家道中落,后又逢科舉制被廢。但也由此,胡先開始接受新式教育。 

  但胡先對彼時的科學教育十分不滿,并曾在《植物學教學法》中回憶道:“物理、化學、植物、動物皆由一老師講授;于物理認為永動可能,于植物則謂有食人樹;于動物則教學生以人面獸身之海和尚,以耳為目,恬不知恥?!?/span> 

  15歲,胡先入京師大學堂,但因辛亥革命,學堂停辦。出于對知識的渴望,胡先然報名參加江西省公款留學考試。1913年,胡先漂洋過海,進入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農學專業。之后,他轉入植物學系。 

  個中原因,或許可以從胡先致胡適的書札中尋到端倪:“別無旋乾轉坤之力,則以有從事實業,以求國家富強之方。此所以未敢言治國平天下之道,而唯農林山澤之學是講也?!?/span> 

  也是在那一年,胡先作《書感》一詩,抒發他的志向,其中兩句為:“二十不得志,翻然逃海濱。乞得種樹術,將以療國貧?!?/span> 

  留學期間,胡先接受了系統的科學教育并渴望將科學傳入國內,遂與同窗任鴻雋、周仁、楊杏佛、秉志、趙元任等人發起了中國科學社,并創辦了《科學》雜志。那時,胡先就已經在上面發表過《植物古今證》《細菌鑒別法》等論文。 

  開枝散葉 

  1916年,胡先獲得學士學位后回國,先后受聘為廬山森林局副局長、南京高等師范學校農科植物學教授。基于國內當時的狀況和在美國所受的教育,胡先與鄒秉文、錢崇澍決定先為學生編一本合適的教材。于是,我國有史以來第一部大學生物學教科書《高等植物學》問世。 

  他們在書中一改日本教科書的編著體例,例如,將形態結構與生理功能融為一體;分類則根據進化的進程,由簡單低等類群逐漸到高等復雜類群。同時,胡先還憑借自己深厚的國學修養,改正了引用不當的日文術語,例如“蘚苔植物”更名為“苔蘚植物”,“羊齒植物”改為“蕨類植物”等。這些更改沿用至今。 

  1921年,在南京高等師范學校擴充為東南大學后,胡先聘請國內有識之士前來教學,創立了國立大學首個生物系,并出任主任。 

  苦于校內研究工作難以推廣,又感于科學發展不能只依靠教學,因此,胡先與秉志于1922年成立了中國科學社生物研究所,下設動物部和植物部,分別由秉志與胡先負責。 

  胡先等人又于1925年創辦了中國最早的生物學學術刊物——《中國科學社生物研究所叢刊》,以加強學術交流。 

  自成立以來,許多國內現代著名生物學家在生物研究所接受過研究工作訓練,并開始了他們的生物研究工作。1935年,蔡元培曾如此評價生物研究所,“現在國內研究生物的學者,十有八九與該所有淵源”。因此,生物研究所被譽為“中國生物學家的搖籃”。除了研究工作,生物研究所還開始進行科普工作。首先下設陳列館,展陳大量采集的動植物標本以供參觀;1935年又增設推廣部,旨在向社會公眾普及生物學知識,推廣生物學成果。 

  在美國時,胡先就一直惦記著要“摸清家底”,原因是祖國植物資源之豐富,自16世紀起就不斷吸引外國專家前來采集,但采集的標本都被運回他們的國家,供研究之用。“胡先認為這是奇恥大辱,自己國家的植物卻由外國人研究?!币恢敝铝τ谥袊F代生物學史和知識分子研究的中國科學院廬山植物園研究館員胡宗剛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介紹說。 

  于是,胡先一邊呼吁設立植物學科的大學必須以采集植物為己任,一邊著手進行植物采集的相關工作。1919年,他與鄒秉文商酌,大舉采集四川與云南兩省的植物。 

  1920年,因云南與四川社會治安不靖,胡先等人轉赴浙江、江西、福建等地進行采集,相繼采得大量植物標本。“胡先是在江西境內進行植物科考的第一人,也是繼鐘觀光之后,國內大舉采集植物的第二人?!焙趧偪偨Y道。胡先以此為基礎,先后發表《浙江植物名錄》《江西菌類采集雜記》《東南諸省森林植物之特點》等一系列論文。 

  3年后,胡先決定再次赴美留學,進入哈佛大學攻讀植物分類學,并用兩年成功取得碩士與博士學位。 

  1925年,胡先學成歸來,并開始與范靜生等人籌備靜生所。該所于1928年正式成立。1934年,他又創建中國第一座大型亞高山植物園——廬山森林植物園;之后,他馬不停蹄地促成了靜生所與云南教育廳的合作項目,成立云南農林植物研究所,并出任所長。云南農林植物研究所就是今天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前身,其在抗日戰爭期間實際上是“中國植物分類中心”。

廬山植物園成立合影(前排左一為胡先骕)

  胡先的一生,共出版了20多部專著,發表植物學論文多達140多篇;發現了1個新科、6個新屬和100多個新種。截至1948年,靜生所已收藏的標本就達20余萬號,該所專家發表了論文280余篇,并出版《中國森林樹木圖志》《中國植物圖譜》《中國蕨類圖譜》等專著。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胡先參與創建的機構由中國科學院接管,與北平研究院植物學研究所一起合組為植物分類研究所或工作站,即今日的中科院植物研究所、中科院廬山植物園與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我最近確認的是,中國林業科學院下屬的木材工業研究所,也由靜生所發展過來?!焙趧傉f,“所以,談到國內植物學奠基人,僅以創建機構來說,胡先的功績遠遠大于其他人?!?/span> 

  參天大樹 

  除了成立科研機構、搭建國內高校生物學體系外,胡先的研究工作也從未停止腳步。 

  194610月,胡先收到了友人寄來的一些“奇異大樹”的枝葉、球花和幼球果的標本。他根據標本反復研究、核查文獻,確定該標本與日本古植物學家三木茂根據化石發現的水杉屬植物形態相同,應為同一屬植物。在與門生鄭萬鈞共同研究后,胡先將這種植物命名為“水杉”。 

  而在此前,植物學界普遍認為水杉是一種早已滅絕的物種。所以,胡先發現水杉并將其正式命名,引起了全世界植物學家的震驚,被科學界譽為近代世界自然歷史研究三大發現之一。 

  為了向全世界介紹這一中國珍奇樹種,1948年,在胡先的主持下,水杉在廬山植物園引種成功,并被大面積種植。曾經像大熊貓一樣世界罕見的珍稀植物水杉,先后被引種到50多個國家、170多個地區。為中國“園林之母”再添一種,胡先也因此被稱為“現代水杉之父”。1961年,胡先還專門寫了一首《水杉歌》。 

  盡管因為種種原因,胡先在晚年曾遭到不公的待遇和批判,其功績也曾被掩蓋,但歷史是公正的,胡先所作的貢獻終究不會被埋沒、遺忘,正如胡宗剛在《不該遺忘的胡先》一書開頭寫到的,“無論以哪一個時代的標準,胡先都是不應該被遺忘的”。 

  如今,廬山森林植物園的水杉高大聳立,與廬山森林植物一起銘記著那個應該永遠銘記的名字; 

  中國生物學與植物學的后人也永遠銘記,胡先曾如何將兩門學科在荒蕪中創立,讓它們枝繁葉茂。 

1928年,康奈爾大學尼丹攜家人訪華與秉志、胡先骕(后排左一)等人合影

胡先骕雕像

  記者手記 

  第一次聽到胡先的名字是在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張憲春的一次演講中。作為一名植物學分類學家,他講述了胡先如何建立我國植物分類學科,并一再強調生物學分類的重要性。那一次演講也讓我對分類學的科學地位有了新的認識。 

  此次再寫胡先,在采訪中國科學院廬山植物園研究館員胡宗剛以及向東南大學、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詢問資料的過程中,我對于植物分類學的重要性有了更深層次的了解,也對胡先其人對我國生物學,特別是植物分類學的貢獻充滿崇敬之情。 

  在那個硝煙彌漫而又一窮二白的年代,胡先等老一輩科技工作者不計報酬,堅守研究陣地,為我國的生物學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同時,從《不該遺忘的胡先》一書作者胡宗剛的描述中,我似乎穿越時空看到了一輩又一輩的生物科學工作者,用他們的腳丈量著祖國大地,親手將偏遠地區的生物標本帶回,這才有了今天我們對境內植物的了解,也成就了生物學分子領域研究的今天。 

  直至今天,分類學依然重要,但卻因研究人員無論文可發、無職稱可評的尷尬境況而日漸萎縮。面臨慘淡的現狀,有人依然在堅守。此次采訪中,我本想再次聯系張憲春,卻得知他正在野外采集標本,而他的假期幾乎都與此有關,他的生活更是充滿著采集過程中的艱辛與收獲。 

  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節點,回望歷史,我們不應該忘記那些曾經為科技貢獻力量的人,更不應該忽略每一門學科存在的價值??茖W研究本身并無輕重之分,那些執著于科學精神的追求,不謀名利、只為國家更強大的科學家,更值得被人尊敬,被歷史銘記。 

                  

誦讀人:植物所 副所長 楊秀紅(左),工程師 徐超(右)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楊振寧:我的學習與研究經歷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