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澤慧先生的風格

 

  作者李惕碚,我國著名高能天體物理學家,倡議和組織開拓了中國的高能天體物理實驗研究,1997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曾任硬X射線調制望遠鏡衛星項目的首席科學家。 

  出處《科學時報》200935 

 

  今年春節期間,我同蓮勛到何先生家拜年時,翻看客廳茶幾上放著的一本書,里面有她參加一個會議的照片。何先生說她挺喜歡這張照片,但是記不得是什么時間拍的。我告訴何先生,這是19789月她在第一次高空氣球工作會議上講話的照片。何先生有些奇怪:“哦,你還記得這么清楚?”其實,我對時間的記憶能力是很差的?!拔母铩敝斜回熈顚懡淮?,僅僅幾個月前的事情,我就記不清日期。但是,30年前的這次會議我卻記憶猶新。那時候,“文革”才剛結束,高能所宇宙線研究室的一些年輕人(我是其中年齡最大的)聯絡大氣所、空間中心、紫金山天文臺等,想通過建設高空科學氣球系統,推動空間天文和其他空間科學探測在中國的起步和發展。會議在高能所主樓二樓的一間會議室舉行。當天,科學院的一位領導也來高能所視察,行經二樓走廊,看到這間會議室門口張貼的“中國科學院高空氣球工作會議”的小條,很生氣,厲聲斥責高能所領導:為什么不集中力量確保高能加速器建設任務,還要搞什么氣球?也許那位院領導并不知道何澤慧先生也在會并且在熱情洋溢地講話。 

  1979年,宇宙線室天體組賈恩凱被公安部門以“文革”中犯有嚴重罪行為由抓走了。賈是氣球系統建設的一個主要骨干,正直、熱情、能干,具有高度的工作責任心和使命感,是一個難得的青年人才?!拔母铩边@幾年,我在云南高山站,深知由黨政軍內矛盾引致兩派群眾斗爭的嚴酷及后遺問題的復雜。當時賈只是云南的一個中學生,在黨和領袖的鼓動下滿腔熱情地投入了運動。在我們國家,在一個長時期中,毀掉一個人何等容易,而挽救一個人又何等艱難。按慣例,被捕者要被單位開除黨籍和公職;當時,天體組企圖營救他的一批年輕人自己也處境困難。在這個時候,何先生找到所政工部門,要求他們愛護科研人員,明確地申明她要保這些青年人,包括賈恩凱(三年后,賈被無罪釋放)。 

  這就是何澤慧先生的風格。 

  改革開放30年后的今天,年輕人已很難體會當年站出來講這番話需要多大的勇氣。其實,最困難的還不是有承擔風險的勇氣,而是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保持獨立思考和正確判斷的能力。1807年,黑格爾寫了一篇短文《誰在抽象思維?》,論證抽象地思維就是幼稚地思維。他舉了一個例子:一個兇手被押往刑場。在常人看來,他不過是個兇手。女士們也許會說,他還是個強壯、英俊的人。大眾會斥責這種說法駭人聽聞:什么?兇手英???你們肯定比兇手好不了多少!經歷了百年衰落和屈辱,中國在1949年終于走上復興的道路;而在這種特殊的歷史背景下,群眾(包括知識分子)依照領袖、執政黨和國家機器給事物的政治標簽“抽象思維”,成為歷史上空前強大的潮流。而何澤慧先生是一個獨特的例外。她稟承報效祖國、追求真理的初衷,熱心扶持幼小的前沿交叉學科,挺身保護困境中的科研人員,如此地自然而然,對她而言,壓力和風險似乎根本就不存在。在何先生那里,科學研究就是探索自然的本來面目,如此而已。她崇尚原創,心儀“捆綁式實驗”,珍視第一手的原始數據,而從不理睬那些流行的種種花樣。權位和來頭,排場和聲勢,以及華麗的包裝,對何先生都沒有作用;她會時不時像那個看不見皇帝新衣的小孩子,冷冷地冒出一句不合時宜而又鞭辟入里的實在話。 

  愛因斯坦在紀念居里夫人的文章中寫道:“第一流人物對于時代和歷史進程的意義,在其道德方面,也許比單純的才智成就方面還要大。即使是后者,它們取決于品格的程度,也遠超過通常所認為的那樣……居里夫人的品德力量和熱忱,哪怕只要有一小部分存在于歐洲的知識分子中間,歐洲就會面臨一個比較光明的未來?!卑雮€多世紀,潮漲潮落,中國的社會和科學發展走過曲折的道路。成績是舉世公認的,而其中求實和原創精神的失落也開始被注意到。在反思中,一位人文學者說過:“有人說,自從進入20世紀下半期以后,中國就再也產生不出獨創的、批判的思想家了。這話并不盡然,我們有顧準?!痹谟行沂艿胶蜗壬陶d的30多年中,我的腦中也多次浮現出這樣一句話: 

  我們有何澤慧! 

  

誦讀人:高能所 吳蕾,助理研究員

  • 編輯人:
  • 審稿人:
  • 下一篇:顧方舟:一生一事
    亚洲熟女AV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年夫妇の密着浓厚交尾_亚洲熟妇综合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